关于中国历史的“田园生活”。
2016-09-09 14:24:06
  • 0
  • 0
  • 4

一、如何认识中国历史的“田园生活”?

“田园生活”是形容中国数千年的农村、小镇(亦农亦市)生活。

继本人提出重视中国数千年的“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给中国的底层社会或中国老百姓长期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实惠或好处!网络也出现了关于中国历史农村(包括小镇)“田园生活”的文章,并引发了一些争议,本人在“共识网”就发现了这方面的文章内容。

本人认为“田园生活”应当具备下列基本特征或条件:

第一,自给自足——前提!男耕女织,衣食无忧,勤俭持家。

第二,顺应自然——根本!日出日落,四时不乱,自然规律。

第三,自由自在——特征!独立、自主、恬淡、自然、安逸。

所以,总体上看,中国数千年的农耕文明实质就是“田园生活”!因为一方面,不仅合乎这些基本的条件或特征,另一方面,中国长期历史的“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更为这些“田园生活”提供了重要保证或坚实的基础。特别是,大量的民间文化、民俗文化、乡土文化等,为此理论提供了坚实的支撑,最著名的如“七夕节”、“天仙配”等,七仙女羡慕追求的不仅是人间纯真的爱情,爱慕牛郎的淳厚质朴,同时也包括羡慕民间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如其唱:“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即典型的“田园生活”写照。而且,中国历史上涌现出了大量的“田园诗人”,留下了大量优美的“田园诗”及描述“田园风光”的山水画等,这些可谓独具中国特色,著名的诗人陶渊明就是中国“田园诗”的杰出代表。而且,

传统中国:

最丰富、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最优秀的学子出自乡村。

最丰富、最优秀的医疗资源、最好的医生,出自乡野。

最富有、最有名望的家庭、家族、大善人,出自乡下。

无论哪方面的人才、奇才,藏龙卧虎真正高人在民间。

……

传统中国:

最受老百姓尊崇的三种人:老师(先生)、医生、清官,有两种在农村。

传统中国:

上层“统治”与下层“自治”相得益彰。

“都市”发展与“田园乡村”并行不悖。

当然,也有人提出了反对,比如“共识网”有文章以陶渊明晚年的困顿,以及杜甫笔下社会的动乱、农民生活的凄惨等,对中国历史的“田园生活”进行了否定等等。

所以,确切地说,老百姓的“田园生活”并非都像诗人眼中那样的浪漫,也并非都像画家笔下那样的优美,也不仅长期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心中那一尘不染的蓝天白云,更是农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是并非都是“安逸”。应当说,“衣食无忧”是传统中国多数的家庭或老百姓所能够达到或追求的目标,否则就不叫“自给自足”了,然而又绝非易事,“粒粒皆辛苦”恐怕也只有农民才深知个中滋味!老弱病残就更加艰难!所以有文章指出陶渊明晚景的窘迫毫不奇怪,这也是为何中国人“养儿防老”观念如此根深蒂固的重要原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从春忙到秋,就是到了“冬闲”多数家庭也不可能“清闲”。所以,农民的“安逸”就是“衣食无忧”后的满足,就是一年的辛劳换来全家人的饱暖安康。

二是并非都是“安静”。如果遇到昏君暴政,兵役、徭役、赋税,将像大山一样压向农民,如果再受到战乱、动乱的波及或影响则更惨,如杜甫所描述的大多就是唐朝中到晚期安禄山之乱农民生活的情景,如“石壕吏”等。所以,传统中国历朝历代农民盼明君,实质就是祈盼少兵役、轻徭役、薄税赋。

三是并非都是“安稳”。人祸加天灾,是中国数千年打破人们安稳日子或平静生活的罪魁祸首。

然而,这些并不能否定中国数千年“田园生活”无与伦比的美妙与美轮美奂的独特魅力!就像谁也无法禁锢或泯灭诗人对“田园生活”的浪漫、画家笔下所展示的“田园生活”的美景、都市人可望不可及的那些近似一尘不染的碧水、蓝天、白云等,而对于行进至今的整个人类生活的启示、借鉴意义,则更是非同寻常!

其一,“生态文明”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极致!

——真正实现了人与自然万物的和谐相处。

其二,“道德文明” 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极致!

——重道有德,数千年的中国农村和谐有序。

其三,“发展文明” 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极致!

——中国的“田园生活”一万年也不会自我毁灭。

“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田园生活”==“天地人”最大化的平衡和谐。

或:“自治”、“自给自足”、“自由迁徙”——造就了:中国数千年农村社会(包括小镇)的“田园生活”;实现了:人与人、人与天地自然万物(生态)最大的平衡和谐,即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或神髓。

特别是,当人类面临愈来愈严峻的自然资源及生态环境的危机和压力的情况下,是否更彰显出中国历史的“田园生活”之弥足珍贵?有些方面是否甚至颠覆了原来对于城市与农村优与劣的是非标准?如城市追求的豪华、气派、奢侈、奢靡等,与农村的土气、节俭、淳朴、自然等,孰优孰劣?当代城市人极端而无止境地追求生活的高质量、高品味、高消费,极端地纵欲、拜金、贪婪,与中国传统农村追求的衣食无忧、知止有节、知足常乐等,孰是孰非?

“生活垃圾”令全世界的城市难堪、头疼,甚至连老牌的已十分发达的欧美某些城市,至今还在偷偷摸摸地向外转运垃圾(高污染、高排放的垃圾企业就更别说了),不少城市采取的焚烧、掩埋,不仅有限度,还会造成二次污染,有采取焚烧发电,但成本太高,难以普及或推广等。然而,传统中国农村垃圾却是个“宝”,“田园生活”绝对不存在垃圾污染的问题!农家有句口头禅:“扫帚响,粪堆长”,一方面倡导勤奋、干净,另一方面就是用垃圾积肥,传统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鸡鸭猪羊,养猪养羊除了其自身的价值,更重要在于积肥,农村有句俗语叫“拾粪”,即勤奋的人每天早起,背着粪筐马路上或满大街拣拾过往牲畜或乱跑的猪狗拉下的粪便,既便儿时也常看到路上的牲畜粪便被人画了个圈给圈起来了,意思是该粪便“有主了”或“我占了”,绝对不会有人再拣走(非常诚信淳朴),就连学校的厕所也皆被当时的生产队或农户承包(一般还得不到)等等。

人畜生活垃圾变成了肥料,滋养了土地回报以粮食果蔬,形成了良性的生态循环,一家一户、一村一镇,就是一个天然的良性循环系统,真正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美妙境况,又何来垃圾污染?

中国农村真正出现垃圾污染现象,是改革开放以后!化肥取代了农家肥,农药取代了人工灭虫,除草剂取代了人工除草(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了),然而土地板结了甚至被严重污染了,农药残留无所不在,假冒伪劣毒几乎充斥了中国人的每个餐桌,年轻力壮的都进城打工了,大部分农村只剩下老弱病残小,衰落、破败、颓废、严重的垃圾污染等,成了当今农村的普遍现象,“田园生活”已真正成了历史的记忆!

化肥,以其简便,高效,见效快等优点,一开始就博得了农民的青睐,并逐渐地彻底取代农家肥,然而其副作用也很快便显现出来,即长期使用致使土地“板结”,不使用便大幅度减产,而使用化肥的土地农家肥已基本上丧失了作用,而且就像吸食鸦片,产生了严重的化肥依赖,并形成了恶性循环的怪圈,即使用化肥——土地板结退化——不得不逐渐加大施用量——土地愈加板结退化,直至废弃。所以,化肥是十足的土地的“鸦片”,是摧毁传统农业的第一大杀手。化肥还是货真价实的土地“激素”,催生庄稼的早熟,然而也基本上完全失去了传统农作物(包括果蔬)自然清香甘美的味道(鸡鸭鱼更别提)。

农药,记得儿时玉米地生了虫,都是用竹签一个一个地往外挑,虽然辛苦效率低,但生长出的玉米也清香浓郁(现在哪还有),如今倒省时省事,农药喷洒一遍保证干净!而且也用不着喷洒农药,种子搅拌农药播种,更有培育的种子压根就不生虫,而且很多农作物竟然也产生了农药依赖,不大量地施用农药就不生长,如老百姓有句俗语:栽不死的葱,饿不死的兵,比喻葱最容易栽种或成活,然而如今如果在栽种时不在根部埋入大量的六六粉,就烂根或不成活。而农药对于人类的最大危害是逐渐改变了人类传统的生物链,比如庄稼生虫——鸟食虫——人食用粮食(果蔬);如今则农药毒死虫——鸟食虫亦被毒死——人食含毒药粮食(果蔬);而鸟毒死,则导致林业等动植物生物链的破坏,并可导致一连串相关的生物链被破坏等。所以,农药残留是否已成为公害?人类发明了农药,最终却毒害了人类自己。

除草剂,面朝黄土背朝天,是对农业农民辛劳的形象比喻,而此比喻主要是指田间农作物锄草,如今还需要吗?除草剂彻底把农民给解放出来,转基因更厉害,草毛不生,然而其毒副作用呢?是否更甚、更烈、更大、更堪忧?

如今养殖鸡鸭鱼类等都离不开抗生素类,就连大海养殖的海参苗从小就离不开大剂量的抗生素类(越来越产生依赖并逐渐增大剂量),要不就养不活。

如今含有激素类、抗菌素类、农药残留等“毒素”是否已充斥了人们的餐桌?传统的特别是像中国历史“田园生活”的绿色洁净食品何处寻?再加上土地严重的重金属污染等,人类特别是中国各种各样的“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性早熟”等,爆发式增长,与这些严重的污染、毒害无关吗?

人类到底在追求什么?是在追求文明吗?是越来越文明吗?

急功近利,贪婪而贪图眼前利益,人类在一点点毁灭自己!

有人常以“愚昧落后”、“封建糟粕”等最丑陋的字眼来形容中国数千年的像“田园生活”这样的“农耕文明”或传统文化,盛赞西方极大地促进科技、生产力发展的“工业革命”,却看不到这些极端化背后所潜伏的对于人类的极大凶险或带给人类的巨大祸灾!

而且,假如换个角度看伴随“工业革命”过程的中国农耕文明,其功劳甚至远远超过了西方“工业革命”本身。

请试想:如果中国也像西方那样携手并肩一同迈入“工业革命”,即也经历与西方相同的“剪羊毛”、“圈地运动”、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的“原始资本积累”,就像今天中国的“粗放型”发展,仅仅三十年时间,中国的资源、环境就达到了难以承受的极限!如此而言,假如中国也参与的世界“工业革命”还能走到今天?——即难道不是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或文明在“平衡着”西方整个“工业革命”期间即二三百年的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自然“生态平衡”?(西方完成了,如今中国欲“补课”,仅二三十年世界就承受不起了)!是否如此道理?

而中国真正的“愚昧落后”,即屡屡被动挨打赔款等,根源则在于晚清“专制”体制”,既不能与时俱进变革,又丢失了传统的“道统”或“黄老学说”的“道”,极端、僵化、愚昧、落后,是否才是根本所在?而非传统文化或数千年历史的农耕文明!——“无道”必亡!

二、如何认识西方的“城市化”?

与中国历史不同,数千年的西方走的是一条古希腊“城堡式”的统治或治理模式,所谓农村也是这种“城堡式”统治的内涵或外延,即主要由城市奴隶主或贵族统管、统辖下的“庄园式”或“农场式”经营方式!如果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分析方法,奴隶社会的农场主则为奴隶主,所谓农民则为奴隶;封建社会的农场主则为封建主或地主,农民则为终身人身依附的雇农或佃农;资本主义社会,则直接变成了资本家与雇佣工人。“工业革命”则催生了西方“城市化”的浪潮,农村、农业等也变成了“城市化”的一部分,“城市化”既把古希腊“城堡式”的西方国家治理模式发挥到了极致,同时也把“城市化”的弊端推向了极致!

【本人在前面的文章中已写到:人们只是看到了西方“工业革命”靓丽的外表,即科技的迅猛发展而导致生产力的巨大提高!却看不到由此而带来的对于人类的巨大副作用,如三大致命危害:一是科技与生产力革命的最大贡献则在于:在满足人类基本需要的“衣食无忧”或“衣食住行”之外的奢侈、奢靡与贪婪;二是进一步加剧了“弱肉强食”的掠夺、暴力与战争,直接导致了真正体现现代科技革命意义即人类史上最惨烈伤亡最大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从此拉开的现代化“军事竞赛”的大幕;三是对地球自然资源的极端攫取、破坏、挥霍、浪费,对地球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破坏(特别是土地、淡水、空气、大气)等,并且皆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极致,或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

科技、生产力,原本就是把“双刃剑”——掌握在“魔鬼”手中就是人类的灾难!“失道”就无异于掌握在“魔鬼”手中。人类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盲目崇拜“科技”、“生产力”,极端、失衡发展,则必然后患无穷!】

“城市化”就是西方“工业革命”或科技、生产力迅猛发展催生的一个“果”,所以“工业革命”的所有弊端皆在这个“果”上表现出来,不仅是上述极端追求科技、生产力所带来的“三大致命危害”的主要承载者或体现者,其自身亦弊端很多!主要有三:

一是集中消耗!——吞噬自然资源的巨型怪兽。与“田园生活”相反,“城市化”所追求的是满足“衣食无忧”之外的享乐与奢侈,是对于自然资源的极端“消耗”,有节制的“城市化”就是有节制的“消耗”,极端的“城市化”,就是极端地 “消耗”,道理就这么简单!然而事实是世界上哪个“城市化”对自然资源的“消耗”是有节制的?哪个“城市化”而不是以对自然资源的巨大“消耗”为依赖或支撑?不是以奢侈、奢靡、挥霍、浪费等为其基本的生存、生活、发展特征?也就是“城市化”所普遍追求的“高消费”或“拉内需,促销费”等。“高消费”才有高速度,奢侈、奢靡、挥霍等才能高消费,如果仅仅满足于“衣食无忧”,那么城市的发展是否也就停止了?然,高速度,必然是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高破坏。

所以,谁能指出:在消耗、吞噬人类自然资源方面,有谁、什么能超过“城市化”?一座现代化都市需要多大的自然资源消耗支撑?需要多大的自然资源消耗才能维系其发展的动力或其贪婪的灵魂?欧美的“城市化”以占人类人口极少一部分却占有消耗挥霍着人类的绝大部分资源,如此还不能说明问题?(中国呢?)

二是聚集排放!——污染、排放,是导致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有“消耗”就有污染、破坏,“消耗”越大,污染、破坏愈甚,这同样是常识!巨大的城市“消耗”已成为摧毁、破坏地球自然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比如工业污染、碳排放等,谁、什么能超过“城市化”?再如,无论历史还是当今,对造成地球温室效应的最大贡献者是谁?严重污染、破坏,把地球生态环境推向危机边缘的最大贡献者是谁?后起之秀的中国“城市化”运动的贡献率又是多大?中国的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等的全面沦陷,难道不是拜极端的“城市化”运动所赐?

现在全世界得了“经济下滑恐惧症”,下滑或发展停滞,便意味着失业、动乱、政权不稳等,发展——就业——发展;发展——消耗、污染——大发展——大消耗、污染。这是定律,也是“城市化”发展恶性循环的怪圈,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摆脱!物质的发展,必然以物质的消耗与污染排放为代价,所谓环保标准也是标准之内的消耗污染,而且寻求发展的“项目”愈多、愈大、愈甚!世界上尚没有零排放的节能环保项目(只要是人的物质消耗行为)!——也正应了那句话:不发展等死,发展找死!这就是人类“城市化”发展的一个“死结”,是“城市化”极端失衡发展的一个“死结”,是破坏地球“生态平衡”终将把人类推向危机甚至危亡的“死结”。

试想:目前能把“城市化”中的生态环境标准做到极致的欧美,包括将高污染、高排放项目转移到别国等不道德行为(同一个地球),尚且依然是地球温室效应等的最大贡献者,那么其他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随着地球自然资源的逐渐减少甚至枯竭,自然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城市化”这种大规模集中消耗、聚集排放,即大规模地巨大污染破坏等种种弊端,也更加暴露无遗。

三是贪婪无度!——奢侈、奢靡、浪费,毁灭人类的头号杀手。有人说“城市化”是现代化大生产的产物,起码古代不是,要么为通衢之地商贾云集而市,要么以丰富的自然资源为依托而自然形成,要么为兵家必争之地久之成市等。所以历来的城市都是追求富贵者的圆梦之地,是冒险家的“乐园”,没有贪婪需求就没有城市的兴盛、发展与繁荣。

从中国看世界,中国的“城市化”运动就至始至终伴随着极端地纵欲与贪婪,即把世人或社会的极端物欲、拜金、贪婪而不择手段推向历史的极致,道德沦丧,假冒伪劣毒等充斥整个社会。钱再多也不嫌多,为了钱不择手段;房子再多、再豪华也不嫌多、嫌豪华,北方南方皆有“家”,做中国的“候鸟”还不满足,全世界安“家”,中国的“候鸟”飞到哪个国家那里的房地产保准飙升;你的车豪华我则更豪华,一家一人一辆也不嫌多,哪管雾霾、排放、温室效应,哪管资源、环境子孙后代,只要我满足得劲儿等。至于贪官更极致,贪污千万已不算钱,动辄几亿、十几亿、几十亿、上百亿,中纪委网站形容有些贪官没有了人形,然贪婪得没有了人形的岂止贪官?——最直接的恶果:不到三十年的时间,资源、空气、环境等全面沦陷,三高、癌症、心血管病、糖尿病等众多的疑难杂症呈爆发式增长!老百姓已经付出并继续付出着怎样的健康、生命代价?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医疗事业是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然而医院的发展速度仍远远赶不上医患的发展速度,特别是癌症、三高、心血管疾病等。环球网2015.9.18“记者了解到中国糖尿病患病呈现井喷态势,我国成人糖尿病患病率已从2002年2.6%,上升到目前11.6%,患病人数高达1.1亿。另外,糖尿病潜在人群数量是非常巨大的,成年人当中处于糖尿病前期,糖条件已经受损比例超过一半,人数大概为4.9亿。”几年前人民日报就以醒目的标题发文:“人没了,发展还有什么意义”?发展、经济、GDP等能高过百姓的生命?)

然而,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城市化”没有污染、排放的黑暗史?不是富贵华丽的外衣下裹着一个贪婪的灵魂?

最近,中央广播电台播出的一则公益广告非常好,其中的一句话尤甚,就是“地球能够满足人类的需要,但不能满足人类的贪婪。”所谓“满足人类的需要”是否就是满足人类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需求的“衣食无忧”?所谓“人类的贪婪”是否就是超越了人类这些基本生活需要即“衣食无忧”之外的奢侈、奢靡?——道理亦非常简单:地球自然资源、生态环境是有限度的,而人类贪婪的需求是无限度的,以“无限”对“有限”焉能持久?所以,人类应当如何发展,还能否极端地“城市化”、“城镇化”,是否已非常明白、明确?

《2015联合国世界水资源开发报告》:“随着全球经济逐年增长,人类若不减少用水,到2030年可能将面临缺水危机。以目前的用水比率推算,全球在15年后将缺少40%用水。”“都市人口增多也使得用水紧张,到了2050年预估全球人口有69%住在都会区,远高于目前的50%。”(摘引完)

“城市化”的严重弊端是否已非常明确、凸现?无节制发展下去,最终为人类敲响丧钟的是否就必然是“城市化”?

当然,作为历史的产物,在人们尚没有自然资源或自然生态环境意识,缺失“自然规律”观念的情况下,为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导致盲目的“城市化”现象等,尚有情可原,而且也应当尊重理解!然而,如果在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环境已频繁地向人类敲响警钟或亮起了红灯的情况下,如果仍极端地追求“城市化”、“城镇化”,是否就不可理喻了呢?

特别是,世界历史的“城市化”、“城镇化”都是自然或自然而然的历史产物,即城市的兴盛或衰亡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而如果不遵从规律仅凭个人意志,搞运动式或一刀切(就像“大炼钢铁”)是否危害更大?后果更严重?

也许有人会说,自“工业革命”以来“城市化”集中汇集了人类科技、教育、文化等的精华,是人类文明的象征!你反对“城市化”不就是反对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吗?

然而,何为人类的文明进步?尽管关于“人类文明”目前无确切的定义,争议很多,但最根本的是否应当为:能够给人类带来或体现、保证人类的“永续健康发展”?“不可持续”显然难以称之为文明!不是给人类带来健康吉祥或幸福而是凶险祸灾,显然也难以为文明!当然,不可完全否认人类历史或“城市化”中某些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如宗教、道德、真善美等的追求,包括某些科学技术的道德成果等,但总体而论:“弱肉强食”观念主导下的“城市化”即严重失衡发展的人类文明,是一个已经给人类带来了重大凶险与祸灾并终将把人类推向危机、危亡不归路的“文明”,是一个必须从根本上进行变革的有严重缺憾的“文明”。正如本人在前面的文章中指出的:长期以来,人们以科技、生产力等作为划分人类文明的标志,故以“工业文明”否定“农耕文明”等,是极为错误或荒谬的!而应当为“三段论”:

第一阶段:“原始蒙昧野蛮时期”——文化、智力等尚未开化,社会基本形态特征为掠夺、暴力、弱肉强食等。

(时间:从原始社会到人类“三大文明古国”消亡。)

第二阶段:“启蒙野蛮时期”——科技、文化、智力高度发达,然人类之间更加野蛮地掠夺、暴力、战争、弱肉强食等。

(时间:从老子、孔子、希腊三贤等“伟大哲人时代”出现至今。)

第三阶段:“最高文明体”或真正的“文明时期”——人类进入“真理”的高级阶段,自觉用“自然规律”或“天道平衡”法则主导、引领人类一切!这就是人类的高级“文明”阶段或高级“文明体”。

(时间:从中国率先“悟道”或归于“道”开始——)

然而,此次的人类文明,能否通过自我变革实现从第二阶段文明向第三阶段更高文明的跨越,关键则在于能否从极端追求“城市化”的严重失衡发展中解脱出来,归于合乎“天道平衡”法则的平衡发展!否则,就只能终结于此次人类的第二阶段文明,重蹈地球古人类文明自我毁灭的历史覆辙!

——人类将何去何从?

三、是否必然的结论?

中国“田园生活”PK当代“城市化”。

“城市化”就像一位家藏万贯、珠光宝气而贪婪的“贵妇人”,如今这位“贵妇人”已患上严重的“富贵病”如“三高”(高消耗、高污染、高破坏),有些甚至是贪婪的绝症,正走向衰亡的不归路。

中国的“田园生活”就像一位随遇而安的纯情少女,顺应自然,汲取天地灵气、日精月华,虽然显得有些清瘦,偶尔会营养不良,但青春永驻,永远都楚楚动人,魅力无限。

特别是,将传统的中国“田园生活”与现代元素相结合,即坐实“安逸”、“安静”、“安稳”中国传统“田园生活”的神髓,将传统的“生态文明”、“道德文明”、“发展文明”推向人类当代及未来的极致或最高境界!岂不是更加美哉?妙哉?

——如此,中国的“田园生活”与“城市化”二者孰优孰劣是否已自有定论?

谁都希望经济能够永远高速、强劲地增长,地球GDP宇宙第一;谁都希望金钱财富越多越好,每个人都存款过亿,金山银山坐享其成,子子孙孙享用不尽;谁都希望“城市化”、“城镇化”越豪华发达越好,中国全都成为纽约、伦敦、巴黎等;谁都希望大富大贵,生活越豪华、越享乐越好,国内旅游、国际旅游,还要太空旅游、星际旅游、宇宙间旅游等,古代的国王、王后算什么?等等!——然,地球同意否?

包括人类所有的规划、蓝图、梦想以及无论如何伟大的“思想”、“主义”、“智慧”、“谋略”等!——最终,是否都得看地球的脸色?

人类是否应当转变观念了,当你打算确立或实施某个重大项目、某项重大工程、某个宏伟蓝图时等等,从习惯性地“请示领导、上级”、“请教法律”等,变为“请示地球”、“请教自然规律”?

因为:人类的命运捏在地球的手中,谁都不要“自以为是”!

就像绿茵场上的较量:

现代“田园生活”,PK现代化的“城市化”!

节俭、知止、有节,PK奢侈、奢靡、贪婪!

“永续健康发展”PK凶险、祸灾不可持续!

“满足人类的需要”PK“满足人类的贪婪”!

人类“新文明体”PK“弱肉强食”旧文明体!

裁判员:地球。

故,综上所述,是否便可得出如下结论:

(一)总的原则。

世界所有的“城市化”、“城镇化”发展,须有节、有止、有度,庞大者瘦身,肥胖者减肥,奢侈者节俭,贪婪者收敛。

一切以地球: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赞成不赞成,即人类的“永续健康发展”为根本。

(二)转变发展模式。

1、西方。

“城市化”维持现状,逐渐向中小城镇、村镇、农场等发展。

变集中消耗自然资源为分散并各取所长;

变聚集污染、排放为绿色环保生态循环;

变奢侈、浪费、贪婪为节俭、知止有节。

继续发挥目前西方各大城市的科学、技术、文化、教育等优势,为人类的节能环保即“永续健康发展”做贡献。

着力点:打造自然、绿色、环保、生态、节俭的美丽城市,为世界城市发展树榜样。

2、中国。

最佳发展形态:少量大中城市,部分村镇,绝大部分“田园生活”。

当为:退耕还林、退城还田、退工还农,逐渐复归“田园生活”。

着力点:打造现代“田园生活”,为世界农村农业发展做表率。

3、人类。

人类未来最佳经济发展“模式”或“形态”当为:“蛇形”!

巨富(极少数)——蛇头!主要起引领、示范作用。

富人(少部分)——蛇颈部分!富以其邻帮扶作用。

衣食无忧(小康社会)——蛇身!人类社会的主体。

贫困(确保温饱)——蛇尾!极少数及弱势群体等。

通过法律税收善事等:限制巨富,控制富人,发展“衣食无忧”的小康社会,尽可能减少并确保温饱的贫困及弱势群体。——这就是“地球能够满足人类的需要,但不能满足人类的贪婪”的真正含义。

(三)发挥联合国的决定、主导作用。

人类所有重大事项、蓝图等须经过联合国讨论决定;

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等,须经联合国认可;

世界的主要或重大科学研究,须掌控在联合国手中;

世界的任何军事行动,须经联合国授权或决策主导。

着力点:建构人类发展“蛇形经济体”,确保世界“平衡和谐”,防止“失衡失谐”。

引导人类从第二阶段文明向第三阶段即人类更高“文明体”过渡与转变。

结束语:

毫无疑问,人类的资源、环保意识目前已有了很大的提高或跃升,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或成效,世界《巴黎协定》(中国“环保法“)的签订就是明证,特别是世界环保组织日益活跃等等。然而,仅仅是初步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我们所居住的这个星球已经被人类折腾得伤痕累累,用满目疮痍形容也毫不为过!地球自然“生态平衡”已经仍然在遭到破坏,其势头并没有得到遏制!而人类的主导观念、主体意识、基本活动,仍然是金钱、财富,即传统的“失衡”发展!依然是在追求如何“满足人类的贪婪”,而非为“满足人类的需要”!

人类违背自然规律而遭受大自然的报复越来越严重、凸现!然而,人类对此依然麻木不仁!

哲人、清醒者的警示,比如:“世界末日”说,顶多200年地球人就得“星际转移”说等,并未引起人们的警醒或者注意,有些还甚至被认为是精神病、疯子、异端邪说等。

就连中国,不到三十年的“失衡”发展,就遭到了大自然如此地严厉报复!却依然未能警醒世人,看那些专家教授们每日高谈阔论的是否依然是金钱、财富、中高速、城镇化等?

是否非到癌症等绝症上了自身,自己生命堪忧的时候才能醒悟?是否非得等到出现像电影《世界末日》那样的集中镜头时才能收敛?

就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相应”是大自然的法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果,社会有社会的因果,国家有国家的因果,人类有人类的因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必报!

请多一些对地球大自然或“自然规律”的敬畏吧!

既要对《巴黎协定》点赞,但更要清醒!人类并非签订一个协定就万事大吉了,更何况:能否得到全面地贯彻执行?既便得到了全面贯彻执行而对于缓解已经严重的生态破坏究竟能够起到多大作用?等等。——根本的,是否还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即由“失衡”发展为“平衡”发展?

仅就经济发展而论,如果城市自身实现了各行各业的平衡发展,城市与农村或村镇的平衡发展,经济发展与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等的平衡等,即实现国家社会整体的平衡、协调、和谐,还何愁就业难?何愁不能够实现“永续健康发展”?

就像要有针对性地求发展,即以“地球能够满足人类的需要”为着力点!而非片面、一刀切地发展(如GDP),如此除了再增加一些富人、利益集团的利益还能怎样?结果也只能是“满足人类的贪婪。”

“城市化”==奢侈、奢靡+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地球“不能满足人类的贪婪。”

“田园生活”==衣食无忧+知足常乐+生态循环经济==“地球能够满足人类的需要”。

田园生活“——代表了人类未来生存、生活、发展的理念或方向!

地球决定人类!

“道”决定地球!

最后,本人向网友告别,之日起“退出江湖”。

去年11月本人在“草根网”连载完拙作《读懂庄子》后便提出:“《庄子》的推出,关于中华之“道”的最后一只靴子落地,本人也将至此退出‘江湖’。”网友的挽留加之朋友的劝阻,拖延至今,今则正式告别网友及网络朋友!除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需要补充能量修心养性之外,也为潜下心来,集中精力攻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另一个(也是自己计划中的最后一个)古老的重大课题而做些必要的积累或准备工作,从而为中华民族古老的“道”的研究锦上添花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一旦成果出来,一如既往第一时间奉献给长期关心支持自己的网友及读者。

再次对给予了自己巨大关心和帮助的“草根网”、“博客中国”、“天涯博客”、“凤凰博客”等表示真诚的感谢!对长期不懈地支持、关心、帮助自己的网友及广大读者表示真诚的感谢!同时,再一次地对由于自己的博文而使其名利受到伤害或损失的表示真诚的歉意!!自己也曾几次在网上表达:“‘道无偏私’!——真理即客观,如有伤害或得罪(对事不对人),表示真诚的歉意!”

2016.9.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