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黄帝四经》第二篇:十大经
2017-01-10 10:23:57
  • 0
  • 0
  • 0

第二篇  十大经

治国之道在于践行道,即重在实践“十大经”。

所谓“十大经”,是关于践行道的十大经篇或主干文章,或十篇主要为道命题的文章,其余篇章则为主要经篇(主干)的延展或深化,或为围绕一个主论点而展开的分论点文章,故可称之为“付经”、“附篇”或“分篇”(不同角度或侧面)。如“十大经”的15篇文章中,第三、五篇文章都是关于“平天下”内含的,第八、十一篇文章同为关于“用兵”的内容,而第六、九、十、十四篇文章则是从不同角度阐释关于“治国之道”的,其余则独立成篇,共计十篇(十个方面),故曰“十大经”,古人不余欺也。】


一、立[君]

【原文】

昔者黄宗①,质始好信,作自为象②,方四面,傅一心③,四达自中;前参后参④,左参右参,践立(位)履参⑤,是以能为天下宗。

吾受命于天,定立(位)于地,成名于人。唯余一人[德]乃肥(配)天,乃立王、三公,立国置君、三卿。数日、磨(历)月、计岁,以当日月之行。允地广裕,吾类天大明。

吾畏天爱地亲[民],[行]无命⑥,执虚信⑦。吾畏天爱[地]亲民,立有命⑧,执虚信。吾爱民而民不亡,吾爱地而地不兄[荒],吾受民[亲民吾爱民而吾不]死,吾位不[失]。吾句(苟)能亲亲而兴贤,吾不遗亦至矣。

【注释】

①黄宗:黄,黄帝。宗,根本,尊崇等之意。

②象:法象,原指自然界的一切现象,此指楷模、效法的榜样等之意。

③傅一心:系于一心,归于一心等之意。

④参:参事、参谋、顾问等之意。

⑤履参:履,履行。参即三。

⑥无命:无,即虚无的道。命:即天道、天命。

⑦执虚信:执,执守。虚,虚无的道。信,诚信。

⑧立有命:立,此指建功立业。有,此指有所作为。命,即天道,天命。

【译文】

远古时代的黄帝,本性好,以诚信为美德,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取信天下并树立了榜样,才统一了四方,天下归心,四面八方通达中央;黄帝的前后左右,都设置了各种参事顾问,善于广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或建议;黄帝即位时还谦虚地礼让再三,谦虚谨慎礼节礼仪。正因为如此,黄帝才能使天下人所敬仰和归服。

黄帝即位时宣称:“我秉承于天道,立足于地道,成就于人道。惟有我一人的美德堪与天道相匹配,有资格并以此建立国家,设置王侯,配置三公、三卿等。我通过对日、月、年的观察计算,制定了历法,适应日、月的运行规律,造福人民。我的德性像大地一样广大,如天上的日月一样明澈。

我敬畏天,敬爱地,亲近人民,奉行无为而治的天命,执守虚无的道,以诚信为美德。我敬畏天,敬爱地,亲近人民,建功立业,有所作为,不辱使命,执守虚无的道,重诚守信。我爱护我的人民,所以人民就不会因饥饿疲劳而死亡;我敬爱大地,所以大地就不会荒废;我受权于人民,只要我亲近爱护人民,就不会政息人亡,我的权位也不会失去。我如果能够再做到眷爱亲属,任用贤能,那么我就可以功德圆满而不留遗憾了。”

【解析】

新题目:为君之道(要)

品性好

重道

有德

(有“道德”)

“立”——立命、立国、立君等皆可,当“以道立君”为好。

(以下为正文:)

品性好

远古时代的黄帝,本性好,以诚信为美德,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取信天下并树立了榜样,才统一了四方,天下归心,四面八方通达中央;黄帝的前后左右,都设置了各种参事顾问,善于广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或建议;黄帝即位时还谦虚地礼让再三,谦虚谨慎礼节礼仪。正因为如此,黄帝才能使天下人所敬仰和归服。

——即:诚信、民主、谦虚、彬彬有礼等。

重道

黄帝即位时宣称:“我秉承于天道,立足于地道,成就于人道。惟有我一人的美德堪与天道相匹配,有资格并以此建立国家,设置王侯,配置三公、三卿等。我通过对日、月、年的观察计算,制定了历法,适应日、月的运行规律,造福人民。我的德性像大地一样广大,如天上的日月一样明澈。

——秉持天道、地道、人道(三功),通晓日月运行等自然规律,即有“道”矣。

有德

我敬畏天,敬爱地,亲近人民,奉行无为而治的天命,执守虚无的道,以诚信为美德。我敬畏天,敬爱地,亲近人民,建功立业,有所作为,不辱使命,执守虚无的道,重诚守信。我爱护我的人民,所以人民就不会因饥饿疲劳而死亡;我敬爱大地,所以大地就不会荒废;我受权于人民,只要我亲近爱护人民,就不会政息人亡,我的权位也不会失去。我如果能够再做到眷爱亲属,任用贤能,那么我就可以功德圆满而不留遗憾了。”

——即:以德立人,亲民、为民、爱民、惠民之德行广大。

【简评】

该篇为:为君之道(要);或可为:为君的条件;亦可为:君王守则,等等。

明为赞誉、标榜黄帝,实为贤明君上所必须,或君王“应知应会”,是为中华民族后代君王所树立的一个标杆或行为准则。

当明君乎?那么就请照此践行!

做昏君乎?就悖逆或相向而行!

明君,明于“道与德”(道德);昏君,昏庸于无道、失德(无道德)。



二、观

【原文】

[黄帝]令力黑浸行伏匿①,周流四国,以观无恒②,善之法则。力黑视象,见黑则黑,见白则白。地[分四时,动静不宜则]恶,人则视竞(镜),人静则静,人作则作,力黑已布制建极③,[于是对黄帝]]曰:天地已成而民生,逆顺无纪,德疟(虐)无刑,静作无时,先后无名④。今吾欲得逆顺之[纪,德虐之刑⑤,静作之时],以为天下正,静作之时,因而勒之,为之若何。

黄帝曰:群群[沌沌,窈窈冥冥]为一囷⑥,无晦无明,未有阴阳,阴阳未定,吾未有以名。今始判为两,分为阴阳,离为四[时],[故曰静作之时,德虐之刑],因以为常,其明者以为法,而微道是行⑦。行法循[道则如]牝牡⑧,牝牡相求,会刚与柔,柔刚相成,牝牡若刑(形)。下会于地,上会于天,得天之微。时若[至,四时则离,而春则]寺(恃)地气之发也,乃梦(萌)者梦(萌)而兹(孳)者兹(孳),天因而成之。弗因则不成,[弗]养则不生。夫民生也,规规生食与继,不会不继,无与守地,不食不人,无与守天。

是[故]赢阴布德。[重阳长,昼气开]民功者,所以食之也,宿阳修刑。童(重)阴长,夜气闭地绳(孕)者,[故]以继之也。不靡不黑⑨,而正之以刑与德。春夏为德,秋冬为刑,先德后刑以养生。姓生已定⑩,而适(敌)者生争,不谌不定,凡谌之极,在刑与德,刑德皇皇⑾,日月相望,以明其当,而盈[绌]无匡⑿。

夫是故使民毋人执⒀,举事毋阳察,力地毋阴敝。阴敝者土芒(荒),阳察者夺光。人执者纵兵。是故为人主者,时榁三乐⒁,毋乱民功,毋逆天时,然则五谷溜孰(熟),民[乃]蕃兹(滋),君臣上下,交得其志,天因而成之。夫并时以养民功,先德后刑,顺于天。其时赢而事绌,阴节复次,地尤复收,正名修刑⒂,执(蛰)虫不出,雪霜复清,孟谷乃萧(肃),此材(灾)[乃]生,如此者举事将不成。其时绌而事赢,阳节复次,地尤不收,正名施(弛)刑,执(蛰)虫发声,草苴复荣,巳阳而有(又)阳,重时而无光,如此者举事将不行。

天道已既,地物乃备,散流相成⒃,圣人之事。圣人不巧⒄,时反是守,忧末爱民,与天同道。圣人正以侍(待)之,静以须人⒅,不违天刑,不襦不传,当天时,与之皆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注释】

①浸行:潜行,此指微服私访之意。

②无:无形,即无形的道。恒:即恒久的德,或合道之德。

③极:四极,此指天下四方。

④先后:此指贵贱尊卑之意。

⑤德虐:指对有德者或缺德者的赏罚之意。

⑥群群:读为混混。囷(qun):圆形谷仓,以此形容天地未形成时的混沌状态。

⑦微:精微,精髓,实质。行:引导或指引行动。

⑧牝牡(pìn mǔ):雌雄两性,此喻阴阳,阴为牝,阳为牡。

⑨靡黑:此指强制性地约束、束缚、禁锢等之意(请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⑩姓:此指姓氏部族或姓氏部落。

⑾皇皇:光明显著,即意义非凡之意。

⑿盈绌:犹赢缩,又作盈缩。匡:读为“枉”,偏颇等之意。

⒀执:此指偏执。

⒁榁:依文意推之,榁读为“适”等之意,适则适度。(请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⒂正:规正。名:功名,名声等。正名:指规正天下而求得名正言顺。

⒃散流:此指呀阴阳二气的聚散流动。(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⒄巧:心机,智巧。

⒅须人:对待人事。

【译文】

黄帝令大臣力黑微服出访,巡视各国,考察这些国家是否合乎无形的道与具有恒久的德,并以此完善制定了相应的法规。力黑仔细考察各种事物的现象,发现丑恶现象便加以惩罚,善良的行为便加以褒奖,黑白清楚,是非分明。地分四时,违背四时规律动静不宜便不吉利,人们以此作为镜鉴,冬闲时需要静息则安静,农忙时需要劳作则尽力,力黑则以此建章立制规正四方,于是便对黄帝说:天地四时之道已在人们心中形成,且已惠及民生,然而是顺应天道还是悖逆天道尚无法纪保证,缺德或无德者也没有受到应有的刑罚,动与静不遵从四时规律的现象非常普遍,贵贱尊卑有些也没有确定的名分,现在我想使这些都依法规范起来,以保证各国或部族顺应而不违背天道,缺德者应当受到应有的惩罚,动与静合乎四时规律,以便使天下得到规正,静动有时,因果相应,使人们能够自觉地约束自己,这样做怎么样呢?

黄帝说:天地在尚未形成之前,天与地混杂在一起,混混沌沌,窈窈冥冥,幽深昏暗,如一谷仓,无所谓黑夜,也无所谓白天,没有阴阳之说,整个宇宙的阴阳都没有办法确定,当然也谈不上个人的功名了。如今天地既分,而成阴阳,并分别形成了春夏秋冬四时时节,所以说动与静不违背四时规律,有德者受到褒奖,缺德者受到惩罚,就应当以法规确定下来,并使之常态化。作为一国之明君(或明白人),就应当以法规(或法治)为根本!然而宏观或表象是法规,精微的或本质的则是道,是以道作指导或指引。施行法治而遵从天道(德),就如同雌性与雄性那样水溶胶合,有刚有柔,刚柔相济。刚与柔相辅相成,就像雌性与雄性那样而处于阴阳平衡和谐状态。轻清的阳气向下与重浊的阴气会合于地而生就了五谷草木,重浊的阴气向上与轻清的阳气会合于天而生成了日月星辰,就因为得到了天道精微或精髓。时节如果到来,四时则相应发生变化,而春天的到来,则地气散发,万物就会该萌芽的萌芽,该繁殖的繁殖,即万物萌发,而这一切都是天道所成就的。所以,不顺从天道便一事无成,既不能养育,也不能生成生长。老百姓辛辛苦苦就是为了生存、生活、传宗接代,如果男女不是阴阳匹配(阴阳平衡和谐),不结婚,不生子,就不能繁衍后代,也无人守护着大地,不饮食也就无以为人,当然也就无所谓遵守四时天道了。

所以,当阴气达到极盛(冬)而阳气开始上升时(春),天道便开始德泽万物惠及天下。阳气逐渐地聚集上升,到白天则犹如大门打开阳气扑面而来,老百姓也便开始了耕耘劳作,为的是一年的食用生计,而此时也正有利于借助阳气的聚集、万物的萌动而修改完善刑律。然而,当阳气聚集时,阴气也便开始萌动生长,到夜间则犹如大门紧闭而阴气凝重,而此时也正是大地万物孕育的最佳时机,当然也是人类传宗接代繁衍延续的最佳时机啊。对人民的治理,不要强制性地束缚老百姓的自由,治理国家或规正天下靠的是法与德(依法依德)。根据四时的规律,春季当为养德,即以德行教化天下,秋冬之阴气萧杀季节则适合于刑罚,先德后刑,德法兼具,才最有利于养育天下百姓众生。现在各个姓氏的部落或邦国已经形成,然而有贫有富有贵有贱,而且经常发生彼此间的掠夺争斗,如不予以堪伐天下就不会安定,而堪伐治乱的最高境界,仍然在于德法兼具或法与德并举,德法兼具(依法依德)意义非凡,犹如日月相互辉映,既神明又得当,无论进退动静都不会失偏失常。

因此作为统治人民的人,不要偏执于一己之私,用兵讨伐不能只考虑武攻征服(阳刚)而忽视德与法(阴柔),种地不能竭泽而渔耗尽地力。极端地消耗地力就会破坏土地内在的阴脉地气而导致土地贫瘠荒废,过于追求武攻杀伐的阳刚之气就有流于无休止地争夺争斗的战争凶险,偏执于一己之私就有招致兵凶的祸灾。所以说作为统治者,要在春夏秋三个农忙时节节制逸乐,不要干扰老百姓的农时农事,不要违逆四时天道规律,只有这样,才不影响农作物的正常生长收获,人民才会富足繁衍人口增加,君臣上下也才会和谐融洽,上天就会因此而助你成功。作为统治者,只有顺应天时才能助民事而养育人民,先德后法 德法兼具,就是顺应天道。春夏时节正是阳气充盈万物萌发的季节,如果做出与此不相适应的错误决策,就会造成节令混乱,阴气回升,地气收缩,影响农作物的生长,而如果此时片面地追求自身的名正言顺而施行秋冬的严厉政治,就会导致蛰虫春眠,雪霜复至,百谷萧杀等一系列灾异现象的发生,如此的话无论做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相反,秋冬时节,阴气充盈,正是严厉刑罚的时候,而如果此时却施行春夏之德的政令,就会导致节令混乱,阳气回升,地气当收缩而不收缩,而如果此时片面地追求自身的名正言顺而废弛刑罚,就会导致阳气复阳,天气不冷,草木不枯,虫不蛰伏,如同春夏的回光返照等一系列灾异现象的出现,如此的话同样无论做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

既然天道是这样的完备周密,地道又是如此地周全备具,阴阳二气交汇融合、相辅相成而生成万物,圣人(有道的人)只需要顺因自然就可以了。圣人不用心机智巧,唯一做的是持守天道等待或把握时机的到来,惠爱人民,与天地秉持相同的道。圣人以公正的态度持守天道,以虚静的心态对待人事,不会因违背天道而遭受自然规律的惩罚,持诚守信,重诺而不违约,顺应天时,抓住时机,当机立断,当断不断(错过时机),反受其乱(自取其祸)。

【解析】

新题目:以德依法治国

引子

“以德依法治国”的内含

“以德依法治国”的意义

违背“以德依法治国”的危害

“以德依法治国”应注意的问题

“以德依法治国”就是践行天、地、人

“观”——观什么?观察一国之治理便知该国之兴衰荣辱。

(以下为正文:)

引子

黄帝令大臣力黑微服出访,巡视各国,考察这些国家是否合乎无形的道与具有恒久的德,并以此完善制定了相应的法规。力黑仔细考察各种事物的现象,发现丑恶现象便加以惩罚,善良的行为便加以褒奖,黑白清楚,是非分明。地分四时,违背四时规律动静不宜便不吉利,人们以此作为镜鉴,冬闲时需要静息则安静,农忙时需要劳作则尽力,力黑则以此建章立制规正四方,于是便对黄帝说:天地四时之道已在人们心中形成,且已惠及民生,然而是顺应天道还是悖逆天道尚无法纪保证,缺德或无德者也没有受到应有的刑罚,动与静不遵从四时规律的现象非常普遍,贵贱尊卑有些也没有确定的名分,现在我想使这些都依法规范起来,以保证各国或部族顺应而不违背天道,缺德者应当受到应有的惩罚,动与静合乎四时规律,以便使天下得到规正,静动有时,因果相应,使人们能够自觉地约束自己,这样做怎么样呢?

——从力黑巡防引出“以德依法治国”的话题。

“以德依法治国”的内含

黄帝说:天地在尚未形成之前,天与地混杂在一起,混混沌沌,窈窈冥冥,幽深昏暗,如一谷仓,无所谓黑夜,也无所谓白天,没有阴阳之说,整个宇宙的阴阳都没有办法确定,当然也谈不上个人的功名了。如今天地既分,而成阴阳,并分别形成了春夏秋冬四时时节,所以说动与静不违背四时规律,有德者受到褒奖,缺德者受到惩罚,就应当以法规确定下来,并使之常态化。作为一国之明君(或明白人),就应当以法规(或法治)为根本!然而宏观或表象是法规,精微的或本质的则是道,是以道作指导或指引。施行法治而遵从天道(德),就如同雌性与雄性那样水溶胶合,有刚有柔,刚柔相济。刚与柔相辅相成,就像雌性与雄性那样而处于阴阳平衡和谐状态。轻清的阳气向下与重浊的阴气会合于地而生就了五谷草木,重浊的阴气向上与轻清的阳气会合于天而生成了日月星辰,就因为得到了天道精微或精髓。时节如果到来,四时则相应发生变化,而春天的到来,则地气散发,万物就会该萌芽的萌芽,该繁殖的繁殖,即万物萌发,而这一切都是天道所成就的。所以,不顺从天道便一事无成,既不能养育,也不能生成生长。老百姓辛辛苦苦就是为了生存、生活、传宗接代,如果男女不是阴阳匹配(阴阳平衡和谐),不结婚,不生子,就不能繁衍后代,也无人守护着大地,不饮食也就无以为人,当然也就无所谓遵守四时天道了。

——“作为一国之明君(或明白人),就应当以法规(或法治)为根本!然而宏观或表象是法规,精微的或本质的则是道,是以道作指导或指引。施行法治而遵从天道(德),就如同雌性与雄性那样水溶胶合,有刚有柔,刚柔相济。”(故“德法兼具”之德为“道德”)

“以德依法治国”的意义

所以,当阴气达到极盛(冬)而阳气开始上升时(春),天道便开始德泽万物惠及天下。阳气逐渐地聚集上升,到白天则犹如大门打开阳气扑面而来,老百姓也便开始了耕耘劳作,为的是一年的食用生计,而此时也正有利于借助阳气的聚集、万物的萌动而修改完善刑律。然而,当阳气聚集时,阴气也便开始萌动生长,到夜间则犹如大门紧闭而阴气凝重,而此时也正是大地万物孕育的最佳时机,当然也是人类传宗接代繁衍延续的最佳时机啊。对人民的治理,不要强制性地束缚老百姓的自由,治理国家或规正天下靠的是法与德(依法依德)。根据四时的规律,春季当为养德,即以德行教化天下,秋冬之阴气萧杀季节则适合于刑罚,先德后刑,德法兼具,才最有利于养育天下百姓众生。现在各个姓氏的部落或邦国已经形成,然而有贫有富有贵有贱,而且经常发生彼此间的掠夺争斗,如不予以堪伐天下就不会安定,而堪伐治乱的最高境界,仍然在于德法兼具或法与德并举,德法兼具(依法依德)意义非凡,犹如日月相互辉映,既神明又得当,无论进退动静都不会失偏失常。

——“德法兼具(依法依德)意义非凡,犹如日月相互辉映,既神明又得当,无论进退动静都不会失偏失常。”

违背“以德依法治国”的危害

因此作为统治人民的人,不要偏执于一己之私,用兵讨伐不能只考虑武攻征服(阳刚)而忽视德与法(阴柔),种地不能竭泽而渔耗尽地力。极端地消耗地力就会破坏土地内在的阴脉地气而导致土地贫瘠荒废,过于追求武攻杀伐的阳刚之气就有流于无休止地争夺争斗的战争凶险,偏执于一己之私就有招致兵凶的祸灾。

——无道,无法,无德危害极大。

“以德依法治国”应注意的问题

所以说作为统治者,要在春夏秋三个农忙时节节制逸乐,不要干扰老百姓的农时农事,不要违逆四时天道规律,只有这样,才不影响农作物的正常生长收获,人民才会富足繁衍人口增加,君臣上下也才会和谐融洽,上天就会因此而助你成功。作为统治者,只有顺应天时才能助民事而养育人民,先德后法 德法兼具,就是顺应天道。春夏时节正是阳气充盈万物萌发的季节,如果做出与此不相适应的错误决策,就会造成节令混乱,阴气回升,地气收缩,影响农作物的生长,而如果此时片面地追求自身的名正言顺而施行秋冬的严厉政治,就会导致蛰虫春眠,雪霜复至,百谷萧杀等一系列灾异现象的发生,如此的话无论做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相反,秋冬时节,阴气充盈,正是严厉刑罚的时候,而如果此时却施行春夏之德的政令,就会导致节令混乱,阳气回升,地气当收缩而不收缩,而如果此时片面地追求自身的名正言顺而废弛刑罚,就会导致阳气复阳,天气不冷,草木不枯,虫不蛰伏,如同春夏的回光返照等一系列灾异现象的出现,如此的话同样无论做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

——“作为统治者,只有顺应天时才能助民事而养育人民,先德后法 德法兼具,就是顺应天道。”否则,“就会导致阳气复阳,天气不冷,草木不枯,虫不蛰伏,如同春夏的回光返照等一系列灾异现象的出现,如此的话同样无论做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

“以德依法治国”就是践行天、地、人

既然天道是这样的完备周密,地道又是如此地周全备具,阴阳二气交汇融合、相辅相成而生成万物,圣人(有道的人)只需要顺因自然就可以了。圣人不用心机智巧,唯一做的是持守天道等待或把握时机的到来,惠爱人民,与天地秉持相同的道。圣人以公正的态度持守天道,以虚静的心态对待人事,不会因违背天道而遭受自然规律的惩罚,持诚守信,重诺而不违约,顺应天时,抓住时机,当机立断,当断不断(错过时机),反受其乱(自取其祸)。

——“既然天道是这样的完备周密,地道又是如此地周全备具,阴阳二气交汇融合、相辅相成而生成万物,圣人(有道的人)只需要顺因自然就可以了。”

【简评】

“以德依法治国”,是人类迄今为止关于国家治理的最高境界!而无论理论还是实践,我国四千年前的先贤们就已经非常成熟、成功地实践了,然而对于如今的世界或人类而言,却还是个陌生、全新的话题,真的让人无语!

好在党中央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中率先明确地提出了“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是否为中国乃至人类平添了一个美丽的梦想与希望呢?——真诚地期盼:早日此梦想成真、该希望早日变成现实。

理论界常为我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利弊得失争论不休,成绩自不必说,就问题而言,以本人浅见,根本上则在于道德的缺失。

一方面,失道。即以牺牲资源、环境、法治、道德等为代价的严重失衡发展道路。

另一方面,失德。极端追求金钱财富沦落了个人、家庭、社会的伦理操守即道德。

“文革”是主因,割断民族历史,否定民族文化,摧毁传统道德,又无法无天。

故,道德缺失、法治薄弱!就是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一些主要问题的根本原因。

【虽也提出了“精神文明建设”等,但很多都是一些空洞的政治概念,或宣传口号等,距离广大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行为处事、言谈举止等太远,很难操作,更别说发自内心的认可或接受了!故与已经融化在中华民族的血液里数千年一脉相承而不变的文化“基因”道德,即“忠孝廉耻俭勤谦、仁义礼智信”相比,不说是格格不入也是相去甚远。“道德”特别是合道之“德”,是回答关于做人,或关于人性,或何以为人的最基本的(或根本性)问题的,说白了就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之处”!不是任何一个政治术语都可以称为“德”,如民主、法治合道则为德,不合道即失德或无德,如极端化的民主、法治等。】

【试问:中国三十年发展,就很多人而言,是缺衣食吗?是缺少金钱吗?非也!是道德的缺失,即常讲的道德沦落!有道德,知止有节,懂得知足,故内心平衡平和而有幸福感;失德,钱再多也不会满足,因而总是不平衡而心中不满,还何来幸福感?正所谓欲壑难填、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此理。

有些年轻男士婚后不懂得孝敬赡养老人,不知为家庭的幸福负责,只知享受不知担当!更有甚者,不懂得孝道,羔羊尚且跪奶、乌鸦也知反哺,人却不知,虐待老人,不善待父母;有些年轻女子结婚后不懂得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为整个家庭负责,只知追求自己的享乐,一心想着如何提升自己的家庭地位,如何控制家中的金钱自己当家说了算,所以有的一结婚就彻底打破了原来家庭的平静,家庭矛盾争斗不断!为人妻婆媳关系紧张怪罪婆婆,为人母(婆婆)婆媳不和又怪罪媳妇,夫妻矛盾怪罪丈夫,与儿女及其他(她)亲人矛盾问题全都是对方的过错,心无敬畏,自以为是,而真正成为了家庭矛盾争斗的根源或焦点!常言道,妻贤(德)夫祸少,如今多少家庭不是因为妻不贤(失德)而夫祸多?——然而,天下万物“因果相应”,后浪推前浪,代代相随,假如自己不知道孝敬公婆又怎能不上行下效而奢望下一代孝敬自己呢?故作为母亲对后代的影响不可小觑!对家庭和睦和谐的作用不可小觑!

因而,是否也更彰显出习近平主席最近强调的家教、家风建设之意义重大而弥足珍贵?“领导干部更应带头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廉洁修身、清正齐家,做家风建设的表率。”】

这些,都充分表明了以德治国之重要性或必要性!当然,德治离不开法治的保证!所以,值得国人庆幸的是:十八大后党中央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大刀阔斧,双管齐下,一方面,缝合历史,承接传统文化,重拾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建设;另一方面,则推行依法治国。十八届六中全会又强调要“讲修养,讲道德,讲诚信,讲廉耻”同样意义重大,是对这方面内容的进一步完善或补充。

切莫看轻了这些啊!

如此鲜明、突出、高调、高层次地强调传统文化,在中国一百多年的近代史上尚属首次,别说在党内了(建党以来),就是整个国家社会(历史)长期以来,也基本上是一边倒的、一片声的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羞辱甚至辱骂声!所以,本人曾多次在博文中强调是习主席拯救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同时拯救了中华民族!这一观点,本人始终不变!(试想:如果没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还何以传统的中华民族?还何以真正的中国人?)——这是否也是每位有良知的中国人最不该忽视的习主席之伟绩?

特别是“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的提出,一下子便将中国推向了人类数千年关于国家治理的至高境界!因此本人早在“草根网”的博文中就直言习主席具有“佛性”、“佛心”,是中华民族数千年真正的“千古一帝”!

2016.12,10新华社电: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主席强调:“法律是准绳,任何时候都必须遵循;道德是基石,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要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依法执政基本方式落实好,把法治中国建设好,必须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使法治和德治在国家治理中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主席再次强调此观点,说明了什么?又意味着什么?是在向外界传递什么重大信息呢?中国(本届)将会出现或发生什么重大奇迹呢?是否堪令我们再一次地充满梦想或期待?

“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如果真的能够在中国践行并推向世界,那么毫无疑问,就是整个人类惊天动地、无与伦比的划时代或跨世纪的惊天大事件!而习主席(中国)无疑就是或成为人类跨世纪变革的先行者、引领者!如此而对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无与伦比的贡献,还有什么事情能与之相提并论呢?

“以德依法治国”或“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就是中国乃至人类未来之所在!或:中国乃至人类未来生存、生命、发展希望之所在!!!

当然,毫无疑问,大道于民族与天下,是前无千古,后必影响或引领千古的天翻地覆的关于人类变革的事件,其难度之大,复杂艰险程度之高,可想而知!但是,只要亦步亦趋而遵从“天道”(平衡),则完全可做到趋吉避凶遇难呈祥,直达目标!

然而,无容置疑的是:伟大的思想,有赖于伟大的实践与行动,无论什么样的伟大理论,如果最终只是流于口头或纸面上,也便失去了意义!天下万事万物,不归于道,便归于零!

习主席就曾经强调:“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上下(特别是专家教授、政治精英、各级领导干部等)当务实肯干,勤奋踏实,而非整日在那里夸夸其谈、媚上欺下、不干正事。

好在先祖黄帝为我们做出了伟大的榜样,并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历史镜鉴(“四经”)!亦当庆幸我们这代人的幸运,与“道”不期而遇,天道时机为我们敞开了宽厚的胸膛与臂膀!如果错失“天机”,那将是怎样的历史遗憾啊!

请坚信:大道于民族与天下势所必然!“天意”难违!

黄帝迈出了中华民族的第一步;

谁将迈出中国及人类的第一步?



三、五正

【原文】

黄帝问阉冉曰:吾欲布施五正①,焉止焉始?对曰:始在于身,中有正度②,后及外人③,外内交椄(接),乃正於事之所成。黄帝曰:吾既正既静,吾国家窬(愈)不定,若何?对曰:后中实而外正,何[患]不定?左执规,右执矩,何患天下?男女毕迥④,何患于国?五正(政)既布,以司五明,左右执规,以寺(待)逆兵。

黄帝曰:吾身未自知,若何?对曰:后身未自知,乃深伏于渊⑤,以求内刑(形)。内刑已得,后[乃]自知屈其身。黄帝曰:吾欲屈吾身,屈吾身若何?对曰:道同者,其事同;道异者,其事异。今天下大事,时至矣,后能慎勿争呼?黄帝曰,勿事若何?对曰,怒者血气也,争者外脂肤也。怒若不发,浸廪是为臃疽⑥。后能去四者,枯骨何能争矣。黄帝于是辞其国大夫,上於博望之山,谈卧三年以自求也。单(战)才(哉),阉冉乃上起黄帝曰:可矣。夫作争者凶,不争[者]亦无成功。何不可矣?

黄帝於是出其锵钺,奋其戌兵,身提鼓䥤(枹)⑦,以禺(遇)之(蚩)尤,因而禽(擒)之。帝箸之明(盟)⑧,明(盟)曰:反义逆时,其刑视之(蚩)尤。反义倍宗⑨,其法死亡以穷。

【注释】

①五政:古人按照阴阳刑德之说,依春夏秋冬四季之气等而颁发的政令(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或关于规正天下的五种举措、政令。

②正度:中正公平的法度。(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③后:此指黄帝或君主本人。

④男女毕迥:“迥”读为“同”。意思是说男女老少上下同心同德。

⑤深伏于渊:指隐居静思,即修道、修炼或修身养性。

⑥浸廪是为臃疽:“浸廪”,即“浸淫”,指蔓延发展。“臃疽”即脓疮。

⑦枹(fu):鼓锤。

⑧帝箸之盟:“箸”,宣明。“盟”,盟约,盟誓。

⑨倍:通背。宗:宗法,根本。

⑩以穷:即以死亡告终。(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译文】

黄帝问手下的大臣阉冉说:我想通过颁布实施五种政令来治理国家,请问应始于何处、终于何处?阉冉回答说:首先应从自身做起,先完善自身;其次是要建立公平公正的法度;最后才是依德依法施政于他人。内外兼备,相互交融衔接,这就是正确做事或事之成功所在。黄帝又问:我自身端正内心安静而不专行妄为,而我的国家仍然愈发不安定,是什么原因?阉冉回答说:您内心诚实静定而行为端正,还何以担心国家不能安定?您秉公执法,做什么事情都能依规有矩,还何以忧虑天下不能够太平?上下同心同德,还担心国家不能治理吗?五种政令都已颁布,分别让不同的职官去执掌落实,您只须掌握好国家的大法,等待时机,就可以讨伐违逆天道之兵了。

黄帝说:我现在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很清楚(不能充分认识自己),怎么办?阉冉回答说:如果您还不能充分认识自己,便可以隐居起来,潜心静思,修身养性,以求得无形(或有形)的道。一旦自身醒悟而得道,为人当屈当伸就清楚了也便充分地认识自己了。黄帝又问道:我想克制自己收敛自身,然而收敛自身又如何?阉冉回答说:同为有道的人,所做的事情也相同或相通;所有无道者,所做的事情也皆与有道者所不同。当今天下大乱群雄纷争,时机也到了,您能谨慎地对待自己而不参与这样的纷争吗?黄帝说:不参与这样的纷争又如何?阉冉回答说:发怒是内在血气作用的结果,争斗是外在脂肤作用的结果。怒气如不发散出来,那么蔓延滋长就会发展成脓疮,您如果能够去掉血、气、脂、肤这四个东西,就会形如枯骨,又如何能够发怒和争斗呢?黄帝听罢,于是辞别手下要臣,来到了博望山,在那里淡然隐居,修心养性以求道。三年之后,阉冉来到博望山禀告黄帝说:可以了,您已经悟道了。狂妄而纷争者必有凶险或祸灾,而虽然不争但错过天赐良机的人也决不会成就功业的。据此而论,下山讨伐无道平息天下纷争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黄帝听罢阉冉的话,于是陈列兵器,激励士卒,亲自击鼓进军,与蚩尤决战于涿鹿并且一战将其擒获。然后,黄帝结盟天下,盟约中说:今后再有违背信义、背逆天道的,将受到与蚩尤相同的惩罚。违背信义而悖逆天道这一根本的,最终都会自食其果,自取灭亡。

【解析】

新题目:正己与正天下

己不正无以正人

正人须先正己

正己而后正天下

“正”——正己,正人,正天下。正者,道矣!正己,修身养性而求道。五数,对文章文意没有实际意义。

(以下为正文:)

己不正无以正人

黄帝问手下的大臣阉冉说:我想通过颁布实施五种政令来治理国家,请问应始于何处、终于何处?阉冉回答说:首先应从自身做起,先完善自身;其次是要建立公平公正的法度;最后才是依德依法施政于他人。内外兼备,相互交融衔接,这就是正确做事或事之成功所在。黄帝又问:我自身端正内心安静而不专行妄为,而我的国家仍然愈发不安定,是什么原因?阉冉回答说:您内心诚实静定而行为端正,还何以担心国家不能安定?您秉公执法,做什么事情都能依规有矩,还何以忧虑天下不能够太平?上下同心同德,还担心国家不能治理吗?五种政令都已颁布,分别让不同的职官去执掌落实,您只须掌握好国家的大法,等待时机,就可以讨伐违逆天道之兵了。

——“首先应从自身做起,先完善自身;其次是要建立公平公正的法度;最后才是依德依法施政于他人。”己不正何以规正国家与天下?

正人须先正己

黄帝说:我现在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很清楚(不能充分认识自己),怎么办?阉冉回答说:如果您还不能充分认识自己,便可以隐居起来,潜心静思,修身养性,以求得无形(或有形)的道。一旦自身醒悟而得道,为人当屈当伸就清楚了也便充分地认识自己了。黄帝又问道:我想克制自己收敛自身,然而收敛自身又如何?阉冉回答说:同为有道的人,所做的事情也相同或相通;所有无道者,所做的事情也皆与有道者所不同。当今天下大乱群雄纷争,时机也到了,您能谨慎地对待自己而不参与这样的纷争吗?黄帝说:不参与这样的纷争又如何?阉冉回答说:发怒是内在血气作用的结果,争斗是外在脂肤作用的结果。怒气如不发散出来,那么蔓延滋长就会发展成脓疮,您如果能够去掉血、气、脂、肤这四个东西,就会形如枯骨,又如何能够发怒和争斗呢?黄帝听罢,于是辞别手下要臣,来到了博望山,在那里淡然隐居,修心养性以求道。三年之后,阉冉来到博望山禀告黄帝说:可以了,您已经悟道了。狂妄而纷争者必有凶险或祸灾,而虽然不争但错过天赐良机的人也决不会成就功业的。据此而论,下山讨伐无道平息天下纷争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正己,在于修身养性而悟道!黄帝“来到了博望山,在那里淡然隐居,修心养性以求道。”

正己而后正天下

黄帝听罢阉冉的话,于是陈列兵器,激励士卒,亲自击鼓进军,与蚩尤决战于涿鹿并且一战将其擒获。然后,黄帝结盟天下,盟约中说:今后再有违背信义、背逆天道的,将受到与蚩尤相同的惩罚。违背信义而悖逆天道这一根本的,最终都会自食其果,自取灭亡。

——天下正矣。

【简评】

正人先正己,己不正焉能正人?

自己无道,又怎能以道治国而正天下?



四、果童

【原文】

黄帝[问四]辅曰:唯余一人兼有天下,今余欲畜而正之,均而平之①,为之若何?果童对曰:不险则不可平②,不谌则不可正③。观天于上,视地于下,而稽之男女,夫天有[恒]干,地有恒常,合[此干]常,是以有晦有明,有阴有阳。夫地有山有泽,有黑有白,有美有亚(恶),地俗德以静,而天正名以作。静作相养,德疟(虐)相成,两若有名,相与则成,阴阳备物,化变乃生。

有[任一则]重,任百则轻,人有其中④,物又(有)其刑(形),因之若成。黄帝曰:夫民卬(仰)天而生,侍(恃)地而食,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今余欲畜而正之,均而平之,谁敌(适)繇(由)始?对曰:险若得平,谌[若得正],[贵]贱必谌,贫富又(有)等。前世法之,后世既员⑤,由果童始。果童於是衣褐而穿⑥,负并(瓶)而峦⑦。营行气(乞)食⑧,周流四国,以视(示)贫贱之极。

【注释】

①均而平之:均,均衡,均等、均平,平衡。平,公平,平等。

②险:严厉,严峻,险峻等之意,也有疑读为“严”,即严厉或严明刑罚之意。

③谌:同“戡”,评定。(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④人有其中:“其中”有之一、不等、参差不齐等之意。

⑤员:同“缘”,遵循。(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⑥褐:粗布做成的短衣,破烂。意思穿着破烂的粗布衣。(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⑦瓶:盛水的瓦器。峦:同“挛”,弯腰驼背的样子。(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⑧营行:谓到处流浪。(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译文】

黄帝问四位辅佐大臣说:现在只有我拥有治理天下的权力,我想使人民都能够得到教化和养育而使天下得到规正,使天下的贫富贵贱都能够得到公平或平等对待(均贫富等贵贱),这样做怎么样?果童回答说:不依法治理严明法度,天下就无公平可言;不讨伐无道,天下就不可能实现贫富贵贱的平等与公正。通过观天,察地,再看人事等万事万物,天有永恒的规律,地有恒常的法则,正因为天地顺应了这种永恒的规律或法则,所以才有了黑夜、白昼,乃至自然万物的阴与阳。对于大地而言,有高山也有湖泽,有黑也有白,有肥美的田野也有贫瘠的坡地,大地之所以能够养育而德泽万物,就在于自身的安静(静),而上天则以运动(动)的方式显示其作为并为日月星辰正定名分。静与动互为依存,有德与无德相对而成,自然万物只有呈现出阴与阳两个方面的特性才名正言顺,二者只有相互配合、依赖相辅相成才能成就事物,阴、阳二气包含于万物之中,二者相互作用,才使得天地万物生生不已。

(果童接着说)人的能力是不相同的,有的人兼任一事还嫌太重,而有的人则兼任百事尚觉太轻,人的能力参差不齐,就如同物的形态各不相同,因人而异,量才而用方能成事。黄帝问:人民仰仗天得以生存,依赖地得以有饭吃,因而人民把天地看作如同自己的父母,现在我想使人民都能够得到教化和养育,并使天下得到规正,使天下的贫富贵贱都能够得到公平或平等对待(均贫富等贵贱),那么应该从谁开始呢?果童回答说:通过严明法度而使人民得到公平,通过讨伐无道而使天下得到公正,贵与贱须各有名分,贫与富须等级有序。而这种贵贱、贫富各有等级区别而又有序的法度,过去的时代一直是遵循的,后世应当继续遵循而传续,那么就从我果童开始吧。于是,果童穿着破旧的粗布衣,背着残损的破瓦罐,到处流浪讨饭,周游四方,用以显示自己是天下最贫贱的人。

【解析】

新题目:道决定一切

治国平天下在于道

天地动、静在于道

成事在于道

自觉传承道

“果童”——弘扬道、传承道,果童树榜样。

(以下为正文:)

治国平天下在于道

黄帝问四位辅佐大臣说:现在只有我拥有治理天下的权力,我想使人民都能够得到教化和养育而使天下得到规正,使天下的贫富贵贱都能够得到公平或平等对待(均贫富等贵贱),这样做怎么样?果童回答说:不依法治理严明法度,天下就无公平可言;不讨伐无道,天下就不可能实现贫富贵贱的平等与公正。

——公平、法度、贫富、贵贱、平等、公正等,皆在于道,在于“天道平衡”法则。

天地动、静在于道

通过观天,察地,再看人事等万事万物,天有永恒的规律,地有恒常的法则,正因为天地顺应了这种永恒的规律或法则,所以才有了黑夜、白昼,乃至自然万物的阴与阳。对于大地而言,有高山也有湖泽,有黑也有白,有肥美的田野也有贫瘠的坡地,大地之所以能够养育而德泽万物,就在于自身的安静(静),而上天则以运动(动)的方式显示其作为并为日月星辰正定名分。静与动互为依存,有德与无德相对而成,自然万物只有呈现出阴与阳两个方面的特性才名正言顺,二者只有相互配合、依赖相辅相成才能成就事物,阴、阳二气包含于万物之中,二者相互作用,才使得天地万物生生不已。

——“静与动互为依存,有德与无德相对而成,自然万物只有呈现出阴与阳两个方面的特性才名正言顺,二者只有相互配合、依赖相辅相成才能成就事物”。(根本在于“天道”)

成事在于道

(果童接着说)人的能力是不相同的,有的人兼任一事还嫌太重,而有的人则兼任百事尚觉太轻,人的能力参差不齐,就如同物的形态各不相同,因人而异,量才而用方能成事。

——“因人而异,量才而用方能成事。”(在于“合道”)

自觉传承道

黄帝问:人民仰仗天得以生存,依赖地得以有饭吃,因而人民把天地看作如同自己的父母,现在我想使人民都能够得到教化和养育,并使天下得到规正,使天下的贫富贵贱都能够得到公平或平等对待(均贫富等贵贱),那么应该从谁开始呢?果童回答说:通过严明法度而使人民得到公平,通过讨伐无道而使天下得到公正,贵与贱须各有名分,贫与富须等级有序。而这种贵贱、贫富各有等级区别而又有序的法度,过去的时代一直是遵循的,后世应当继续遵循而传续,那么就从我果童开始吧。于是,果童穿着破旧的粗布衣,背着残损的破瓦罐,到处流浪讨饭,周游四方,用以显示自己是天下最贫贱的人。

——自觉传承道,果童树榜样。果者,天道之果,或修道而得正果;童者,纯真质朴之童真。故,果童者,道者或悟道是也。

【简评】

该文重在强调道,强调道的意义作用或功用,而以果童命名该文,足见作者对弘扬道、传承道的重视与推崇。

道重要,践行道重要,而传承道、弘扬道同样很重要。

在某些特殊时期,传承、弘扬、光大,似乎更加重要。

另外,在该文中所揭示或概括出的规正国家与天下的“五正”则应当值得重视或深思,即:公平、平等、法治、动静、有序。

公平——即公平无私地对待他人、人民与天下,公平社会,便是和谐社会;

平等——即均贫富,等贵贱,人人生而平等,贫富贵贱无欺,“大同世界”;

法治——依法治国、治天下(世界),以法律为准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动静——即军事、政事、农事等,动、静都要合乎天道时机,不轻举妄动。

有序——无论贫富、贵贱、上下等,各有名分,各得其宜,依德依法有序。

——此“五正”是否涵盖了人正、家正、国正、天下正的根本内涵?是否前篇“五正”篇中的应有之意?而该篇“果童”的内含之意?

前篇为“五正”之名,而该篇则为“五正”之形,上下贯通,互为因果。

天下“五正”,世界“大同”。

另外,应当引起我们注意或重视的是,该文提出了一个跨越人类数千年而追求探索不止的重大问题,这便是:如何对待贫富、上下(等级)、贵贱(尊卑)等问题!

如今,已无悬念的是:公平(或公正)、平等,则是对这些问题的最高价值诉求或目标指向!概括人类数千年的追求或探索,大致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不分时间先后):

一种是通过民主与法治体制建设,最大限度地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为该文所指出的“通过严明法度而使人民得到公平”!这在当代以欧美为代表的法治国家已基本实现。然而,这种民主与法治却又是建立在弱肉强食基础之上的,因而难以根本性的公平或平等。

再一种则是与上述相对立的意识形态诉求,追求的则是绝对的公平与平等,即借以通过从根本上彻底消灭贫富、上下(等级)、贵贱等“差别”或这些人类社会存在的客观实际,从而达到全社会乃至全人类的绝对化的公平(或公正)、平等!比如没有智愚老弱病残之分,没有总统与百姓的区分,没有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如制导弹的与卖茶叶蛋的等区别等等。而更为根本的则是:该理论或该实践形态未能跳出“弱肉强食”的基本价值观念底蕴或诉求。

而至于人类数千年来弱肉强食的极权、暴政等最黑暗的统治,就像马克思笔下所形容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的统治,根本上是无公平(或公正)、平等可言,就不稀说了吧。

再就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孜孜以求的“均贫富,等贵贱”,也就是最早竟源自先祖黄帝的“公平、平等”观,即“通过严明法度而使人民得到公平,通过讨伐无道而使天下得到公正,贵与贱须各有名分,贫与富须等级有序。而这种贵贱、贫富各有等级区别而又有序的法度,过去的时代一直是遵循的,后世应当继续遵循而传续,那么就从我果童开始吧。”——概括全篇、全文,主要有两方面意思,一方面,是承认认可这种等级差别,而且不仅承认认可,还要通过立法以明确,做到贫富有别,上下(等级)有序,贵贱分明,而且还要各有其名分,各得其宜,即不能混淆混乱;另一方面,则是确立统一的“衡量”或“检验”标准,这便是“道德”!——也就是说,贫富、上下、贵贱(尊卑)等,皆以“道德”论高下,以“德行”辨是非!“以德立人”,德者至尊!比如富而无德或为富不仁必遭人唾弃,位高权重然佞臣、贪官同样遗臭万年,贫弱而善良或向善或积德行善照样受人尊敬等等。——如果落实到体制上,这便是“依法依德治国”,也就是党中央反复强调的“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

有比较才有鉴别,综上所述,毫无疑问的是:该文或黄帝的“公平、平等观”为至尊!中华民族数千年孜孜以求的“均贫富,等贵贱”(平衡而非平均或相等)为最高!——根本保证则是:“以德依法治国”或“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其哲学依据或基础,则是:“平衡规律”或“天道平衡”法则,或习主席强调的要“整体的,平衡的、辩证的”看问题。

(最近,又将“文化自信”定位为:“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现代文化”!可以说是极为聪慧或睿智,而意义则更为深远!

传统文化——即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核心是道德,重道有德;(前提或基础)

革命文化——即将“民主革命”等文化融为一体,传承借鉴;(历史的进程)

现代文化——即汇集古今中外之精华,引领人类现代及未来。(落脚或根本)

(乃平衡之妙!为之后的“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奠定了思想文化基础。)

——这就是“合道”的或合乎“天道平衡”法则的文化构成!

——这是运用“天道平衡”法则对中华文化的高度提炼概括!

——这才是真正的“自信”!真正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五、正乱

【原文】

力黑问[太山稽说:蚩尤骄居淫溢],骄[溢]阴谋,阴谋[逆事,单(战)数盈六十而夫①]高阳,[为]之若何?太山之稽曰:子勿患也,夫天行正信,日月不处②,启然不台(怠),以临天下。民生有极,以欲涅(淫)洫(溢),涅(淫)洫(溢)[即]失。丰而[为][溢],[加]而为既③,予之为害,致而为费,缓而为[衰],忧桐而宭(窘)之④,收而为之咎,累而高之,部(踣)而弗救也⑤。将令之死而不得悔,子勿患也。

力黑曰:单数盈六十而高阳未夫。涅(淫)[溢]蚤(早)[服,名]曰天仅(佑),天仅(佑)而弗戒,天地一也,为之若何?[太]山之稽曰:子勿言仅(佑),交为之备⑥,[吾]将因其事,盈其寺⑦,軵其力⑧,而投之代⑨,子勿言也。上人正一,下人静之。正以侍(待)天,静以须人。天地立名,[物以]自生,以隋(随)天刑。天刑不(拜)⑩,逆顺有类,勿惊[勿]戒,其逆事乃始,吾将遂是其逆而僇(戮)其身,更置六直而合以信。事成勿发,胥备自生⑾,我将观其往事之卒而朵焉⑿。寺(待)其来[事]之遂刑而私焉。壹朵壹禾,此天地之奇也。以其民作而自戏也,吾或使之自靡也。

单(战)盈才(哉),大(太)山之稽曰:可矣。于是出其锵钺,奋其戎兵,黄帝身禺(遇)之(蚩)尤,因而禽(擒)之。剥其[肤]革以为干候,使人射之,多中者赏;(剪)断其发而建之天⒀,曰之(蚩)尤之旌;充其胃以为鞫(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腐其骨肉,投之苦酭(醢)⒁,使天下集(㗱)之⒂。

上帝以禁,帝曰:毋止吾禁,毋留(流)吾(醢),毋乱吾民,毋绝吾道。止禁,毋留(流)毋酭(醢),乱民,绝道,反义逆时,非而行之,过极失当,擅制更爽,心欲是行,其上帝未先而擅兴兵,视之(蚩)尤共工。屈其脊,使甘其萮(兪)⒃,不死不生,悫为地桯⒄。帝曰:谨守吾正名,毋失吾恒刑⒅,以视(示)后人。

【注释】

①夫:夫当为失,失当为胜字之讹(余明光版本注释)。“‘未夫’,即尚未成功”(陈鼓应版本注释)。故,当为攻克,克服,战胜等之意。

②处:停止。

③既:尽也,竭也(陈鼓应版本注释)。

④忧桐而窘之:忧,读为优,优俗。桐,荣耀。(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⑤踣:跌倒。

⑥交:共,合,共同。

⑦寺:读为志(陈鼓应版本注释)。

⑧軵:推动也(余明光版本注释)。

⑨代:此指邪恶。

⑩天刑不拜:拜,屈也。即自然界的运动皆依自身固有的规律运行,不受其他力量的影响(余明光版本注释)。

⑾胥备:储备,准备(余明光版本注释)。

⑿卒而朵焉:卒,全部。朵,花朵,喻静(后面的“禾”喻动)。

⒀建之天:意为高高悬挂。

⒁苦酭:酭,即酉,意为古酒字。“苦酭”,一种特制的带有苦味的酒。

⒂㗱:今之“咂”字,吸吮之意(陈鼓应版本注释)。

⒃使甘其兪:甘,读为钳,穿索也。兪,脊椎两旁的兪穴。(陈鼓应版本注释)。

⒄悫为地桯:悫,恭谨、服帖。地桯,读为地楹,地下的支柱。(陈鼓应版本注释)。

⒅恒:恒常的道,或恒常的法令。

【译文】

力黑问太山稽说:蚩尤骄奢淫逸,搞阴谋悖逆天道,但与高阳交战六十次都占据了上风,我们该怎么办呢?太山稽回答说:你不必为此担心,我奉行天道秉持公平公正而诚信天下,就像日月沿着恒定的轨道而不停地运行,创造并萌生万物从不懈怠,它们的光辉照临天下。人们对于物质生活的追求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要助长他(蚩尤)的骄奢淫逸,而当他骄奢淫逸达到了极点就会走向其反面(灭亡)。丰盈是为了骄奢淫逸他,赠予是为了彻底剥夺他,给予是为了麻痹加害他,放纵是为了彻底消耗他,放缓是为了懈怠衰竭他,给予荣耀是为了使他陷入窘境,收买是为了将其治罪,不断地使其尊显高贵,一旦从高处跌落,就谁也无法挽救他了。这样的话,既便他死到临头后悔也来不及了,你不必多虑。

力黑说:与蚩尤交战已足有六十次了而高阳尚未取得胜利,大概消灭蚩尤还为时尚早。骄奢淫逸的蚩尤说,他有上天的保佑,自认为有上天的保佑,所以便有恃无恐,好像天地都由他来主宰,这可怎么办呢?太山稽(黄帝)说:你不要谈什么上天保佑的话罢,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上下一心作好充分的准备,我们将因循事情发展的趋势,尽可能地满足他的欲望,使他骄傲自满恶贯满盈,不知觉地掉入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你什么也不要讲了,等着瞧吧。身居上位的人,重在正己,执守天地万物混同为一的大道;身居下位的人,重在平静处事。只有端正自己,才能较好地等待或把握天道时机,只有内心安静的人才能依道处理好人事。天地万物,都能够确立自己的名分,遵从着自身的发展规律而生长,都自觉地顺应天道法则而生生不息。天道法则(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会为任何事物所左右,然而是顺应还是悖逆却是有分际的(或其结果却是有区别的),所以你不要惊慌,也无需恐惧,蚩尤违背天道法则倒行逆施的恶行才刚开始,我将促使其倒行逆施恶贯满盈而最后杀掉他,然后重新调整六相建制以真正合乎诚信与道义。要充分地做好一切准备而不要去惊动蚩尤,以确保自己的生存,我将考察蚩尤往日全部的所做所为以确定静动,静则耐心地等待时机,动则抓住时机顺势而为对其实施惩罚,如此则我们成矣。就像静开的花朵与生机勃发的禾苗,一静一动,动静结合,实乃天地间之神奇也。直到他(蚩尤)的人民起来造反并将他推翻,自此他就像是自作自受的一次自我戏弄,或自演的一场可悲的游戏,我只是顺势而为促使其自我灭亡罢了。

战胜蚩尤的时机终于到了,太山稽说:可以出战了。于是排列兵器,奋起进军,黄帝则身先士卒迎战蚩尤,并一举将蚩尤擒获。于是,剥下蚩尤的皮制成箭靶,令人射之,射中多者给予奖赏;剪下他的头发来装饰旌旗并将这种旗子高高悬挂在天上,称之为“蚩尤旗”;在他的胃中用毛塞满制成足球,令人踢之,进球多者给予奖赏;还下令将蚩尤的骨肉浸泡于特制的老酒之中,令天下人品尝。

于是,黄帝又结盟天下,并与天下结盟者一起祭祀上苍,对天共同盟誓,黄帝盟誓说:不要破坏我的禁令,不要倒掉我赐给你们的酒,不要扰乱民心,不要背弃我所秉持的天道。破坏禁令,倒掉赐酒,扰乱民心,弃绝天道,违背信义而悖逆天时,明知不对却一意孤行,极端而失度、失当(失道),独断专行,自以为是,未受天命而擅自兴兵,这些都将受到像蚩尤一样的惩罚。同时,还制成了蚩尤的模型,使起背脊弯曲,披枷穿锁,容色居丧呆滞,伏帖地充当地下支柱。黄帝又说:希望大家认真地遵守我所建立的公正而合乎天道的制度,不要违背国家恒常的法令!黄帝并率先垂范,用自己的行动为后人做出了榜样。

【解析】

新题目:平天下之道

要善于运用天道法则以制敌

要善于等待、制造天道时机

要及时果断地抓住天道时机

要德法并举依德依法治天下

“正乱”——以道治乱,或以道平天下。

(以下为正文:)

要善于运用天道法则以制敌

力黑问太山稽说:蚩尤骄奢淫逸,搞阴谋悖逆天道,但与高阳交战六十次都占据了上风,我们该怎么办呢?太山稽回答说:你不必为此担心,我奉行天道秉持公平公正而诚信天下,就像日月沿着恒定的轨道而不停地运行,创造并萌生万物从不懈怠,它们的光辉照临天下。人们对于物质生活的追求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要助长他(蚩尤)的骄奢淫逸,而当他骄奢淫逸达到了极点就会走向其反面(灭亡)。丰盈是为了骄奢淫逸他,赠予是为了彻底剥夺他,给予是为了麻痹加害他,放纵是为了彻底消耗他,放缓是为了懈怠衰竭他,给予荣耀是为了使他陷入窘境,收买是为了将其治罪,不断地使其尊显高贵,一旦从高处跌落,就谁也无法挽救他了。这样的话,既便他死到临头后悔也来不及了,你不必多虑。

——极而反,盛而衰,物极必反,这就是万事万物共同的天道平衡法则。“而当他骄奢淫逸达到了极点就会走向其反面(灭亡)。”

要善于制造、等待天道时机

力黑说:与蚩尤交战已足有六十次了而高阳尚未取得胜利,大概消灭蚩尤还为时尚早。骄奢淫逸的蚩尤说,他有上天的保佑,自认为有上天的保佑,所以便有恃无恐,好像天地都由他来主宰,这可怎么办呢?太山稽(黄帝)说:你不要谈什么上天保佑的话罢,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上下一心作好充分的准备,我们将因循事情发展的趋势,尽可能地满足他的欲望,使他骄傲自满恶贯满盈,不知觉地掉入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你什么也不要讲了,等着瞧吧。身居上位的人,重在正己,执守天地万物混同为一的大道;身居下位的人,重在平静处事。只有端正自己,才能较好地等待或把握天道时机,只有内心安静的人才能依道处理好人事。天地万物,都能够确立自己的名分,遵从着自身的发展规律而生长,都自觉地顺应天道法则而生生不息。天道法则(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会为任何事物所左右,然而是顺应还是悖逆却是有分际的(或其结果却是有区别的),所以你不要惊慌,也无需恐惧,蚩尤违背天道法则倒行逆施的恶行才刚开始,我将促使其倒行逆施恶贯满盈而最后杀掉他,然后重新调整六相建制以真正合乎诚信与道义。要充分地做好一切准备而不要去惊动蚩尤,以确保自己的生存,我将考察蚩尤往日全部的所做所为以确定静动,静则耐心地等待时机,动则抓住时机顺势而为对其实施惩罚,如此则我们成矣。就像静开的花朵与生机勃发的禾苗,一静一动,动静结合,实乃天地间之神奇也。直到他(蚩尤)的人民起来造反并将他推翻,自此他就像是自作自受的一次自我戏弄,或自演的一场可悲的游戏,我只是顺势而为促使其自我灭亡罢了。

——“我们将因循事情发展的趋势,尽可能地满足他的欲望,使他骄傲自满恶贯满盈,不知觉地掉入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我将考察蚩尤往日全部的所做所为以确定静动,静则耐心地等待时机,动则抓住时机顺势而为对其实施惩罚,如此则我们成矣。”

要及时果断地抓住天道时机

战胜蚩尤的时机终于到了,太山稽说:可以出战了。于是排列兵器,奋起进军,黄帝则身先士卒迎战蚩尤,并一举将蚩尤擒获。于是,剥下蚩尤的皮制成箭靶,令人射之,射中多者给予奖赏;剪下他的头发来装饰旌旗并将这种旗子高高悬挂在天上,称之为“蚩尤旗”;在他的胃中用毛塞满制成足球,令人踢之,进球多者给予奖赏;还下令将蚩尤的骨肉浸泡于特制的老酒之中,令天下人品尝。

——“战胜蚩尤的时机终于到了,太山稽说:可以出战了。”

要德法并举依德依法治天下

于是,黄帝又结盟天下,并与天下结盟者一起祭祀上苍,对天共同盟誓,黄帝盟誓说:不要破坏我的禁令,不要倒掉我赐给你们的酒,不要扰乱民心,不要背弃我所秉持的天道。破坏禁令,倒掉赐酒,扰乱民心,弃绝天道,违背信义而悖逆天时,明知不对却一意孤行,极端而失度、失当(失道),独断专行,自以为是,未受天命而擅自兴兵,这些都将受到像蚩尤一样的惩罚。同时,还制成了蚩尤的模型,使起背脊弯曲,披枷穿锁,容色居丧呆滞,伏帖地充当地下支柱。黄帝又说:希望大家认真地遵守我所建立的公正而合乎天道的制度,不要违背国家恒常的法令!黄帝并率先垂范,用自己的行动为后人做出了榜样。

——“遵守我所建立的公正而合乎天道的制度,不要违背国家恒常的法令!”

故,“平天下”具有治乱或平乱以及治理两方面含义。

【简评】

如何对待天下(世界)大事?

回答:惟道是从!即以“天道平衡”法则处理天下大事。

如何对待天下之乱?

回答:惟道是从!即以“天道平衡”原理评定天下大乱。



六、姓争

【原文】

高阳问力黑曰:天地[已]成,黔首乃生①,莫循天德②,谋相复(覆)顷(倾),吾甚患之,为之若何?力黑对曰:勿忧勿患,天制固然③。天地已定,规(吱)侥(蛲)毕挣(争),作争者凶④,不争亦毋(无)以成功。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母逆天道,则不失所守。天地已成,黔首乃生,胜(姓)已定,敌者生争,不谌不定,凡谌之极,在刑与德。

刑德皇皇⑤,日月相望,以明其当。望失其当,环视其央(殃)⑥。天德皇皇,非刑不行;缪(穆)缪(穆)天刑,非德必顷(倾)。刑德相养,逆顺乃成。刑晦而德明,刑阴而德阳,刑微而德章(彰)。其明者以为法,而微道是行。

明明至微,时反(返)以为几(机),天道环[周],于人反为之客,争(静)作得时⑦,天地与之,争不衰⑧,时静不静,国家不定。可作不作,天稽环周,人反为之【客】。静作得时,天地与之;静作失时,天地夺之。

夫天地之道,寒涅(热)燥湿,不能并立。刚柔阴阳,固不两行,两相养,时相成。居则有法⑨,动作循名,其事若易成。若夫人事则无常,过极失当,变故易常,德则无有,昔(措)刑不当。居则无法,动作爽名。是以僇(戮)受其刑⑩。

【注释】

①黔首:指百姓。

②天德:天地之道的大德。

③天制:天地规制或法则,即天道(自然规律)。

④作:动作,做作,此指恣意妄为。

⑤皇皇:显明,昭彰,此指意义深远。

⑥环:反,反过来。

⑦作:此指“动”。

⑧衰:衰减,衰落,减少,反意为兴盛,方兴未艾。

⑨居:居处,此喻“静”的形态或状态。

⑩是以:所以,最终,总归于。

【译文】

高阳问力黑说:天地之道已在各邦国或部族确立,老百姓也因此获得新生,但是很多人仍不遵循天道,彼此都阴谋吞并或消灭对方,对此我很忧虑,这该怎么办呢?力嘿回答说:无需忧虑,也不必担心,天道自有其本然的法则。天地之道已定,有些就像小虫仍在纷争,心中无道恣意妄为的争斗者必然面临凶险,然而不顺应天道绝对地不相争者也无成功可言。顺应天道的则昌盛,违逆天道的则必然灭亡;不违背天道,就不会失去自己所固有的东西。天地之道已在各邦国或部族形成,老百姓也因此获得新生,各姓氏的邦国或部族已经确定,再有敌对或相争者,如不予以伐正天下就不会太平和安定,而伐正的原则,便是法德并举。

德法兼具(或依法依德治国),意义重大,犹如日月相互辉映,而且日月各自明暗适度,彼此相互配合适宜得当。相反,假如日月相互争辉而各自明暗失度、失当,则必天下遭殃。天道之德虽然意义深远,但没有法规的保证就难以推行;天网恢恢虽不失威严,但如果没有天道之德作依托国家也必将倾覆。法与德相互依存相辅相成,顺应还是违背,即是平衡二者还是极端偏执一方而忽视另一方,关乎国家的兴亡成败。刑罚属阴的范畴,德属阳的范畴,因此刑罚应当隐微而德行应当彰显。作为一位明君或圣明,就应当依法办事,以道为本。

明了德法并举(依法依德)的辩证关系及内在之理,就等于通晓了天道神髓的精微之处,抓住自然万物循环往复自然规律的契机,对于做好人事就可以反客为主由被动转为主动了。静与动得到(合乎)天道时机,天地助之(给予),纷争不止,当静不静,国家就不会安定。当动不动,不掌握天道循环往复的运行规律,就会错失良机,人事就会反主为客而陷于被动。静与动合乎天道时机,天地助之;静与动违背或失去了天道时机,则天地惩之。

天道运行的规律是,寒冷与炎热、干燥与潮湿,这些都是不能够同时存在的。刚与柔,阴与阳,二者也是不能并行的,但是这些又都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静则合乎法度、法则,动则遵循名分(名正言顺),这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易于成功。若做事情变化不定反复无常,或不合乎常规(不合道),就是过度、极端或失度失当,就会改变事物固有的性质或形态,或改变事物的常规常态,如此施行德教不会有效,刑罚举措也容易失当。静则不遵循法度,动则名不正言不顺,最终的结果必然是遭到杀戮的刑罚。

【解析】

新题目:治国之道在于“德法兼具”

德法兼具在于“行道”

德法兼具在于“平衡”

德法兼具在于“动静”

德法兼具在于“适度”

“姓争”——何以争?失法、失德是也!有了德与法的规范,还何以争?

(以下为正文:)

德法兼具在于“行道”

高阳问力黑说:天地之道已在各邦国或部族确立,老百姓也因此获得新生,但是很多人仍不遵循天道,彼此都阴谋吞并或消灭对方,对此我很忧虑,这该怎么办呢?力嘿回答说:无需忧虑,也不必担心,天道自有其本然的法则。天地之道已定,有些就像小虫仍在纷争,心中无道恣意妄为的争斗者必然面临凶险,然而不顺应天道绝对地不相争者也无成功可言。顺应天道的则昌盛,违逆天道的则必然灭亡;不违背天道,就不会失去自己所固有的东西。天地之道已在各邦国或部族形成,老百姓也因此获得新生,各姓氏的邦国或部族已经确定,再有敌对或相争者,如不予以伐正天下就不会太平和安定,而伐正的原则,便是法德并举。

——即循道、从道、行道、“替天行道”,即以有道讨伐无道(平天下)!“如不予以伐正天下就不会太平和安定,而伐正的原则,便是法德并举。”

德法兼具在于“平衡”

德法兼具(或依法依德治国),意义重大,犹如日月相互辉映,而且日月各自明暗适度,彼此相互配合适宜得当。相反,假如日月相互争辉而各自明暗失度、失当,则必天下遭殃。天道之德虽然意义深远,但没有法规的保证就难以推行;天网恢恢虽不失威严,但如果没有天道之德作依托国家也必将倾覆。法与德相互依存相辅相成,顺应还是违背,即是平衡二者还是极端偏执一方而忽视另一方,关乎国家的兴亡成败。刑罚属阴的范畴,德属阳的范畴,因此刑罚应当隐微而德行应当彰显。作为一位明君或圣明,就应当依法办事,以道为本。

——即:平衡天下万物则必须德法兼具,而实施德法兼具同样必须平衡。

德法兼具在于“动静”

明了德法并举(依法依德)的辩证关系及内在之理,就等于通晓了天道神髓的精微之处,抓住自然万物循环往复自然规律的契机,对于做好人事就可以反客为主由被动转为主动了。静与动得到(合乎)天道时机,天地助之(给予),纷争不止,当静不静,国家就不会安定。当动不动,不掌握天道循环往复的运行规律,就会错失良机,人事就会反主为客而陷于被动。静与动合乎天道时机,天地助之;静与动违背或失去了天道时机,则天地惩之。

——动静不宜,则违反了德法兼具;换言之,违反了德法兼具,就必然动静不宜。故,德法兼具的意义就在于规正动静,即使动静适度、适时、适宜而合道。

德法兼具在于“适度”

天道运行的规律是,寒冷与炎热、干燥与潮湿,这些都是不能够同时存在的。刚与柔,阴与阳,二者也是不能并行的,但是这些又都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静则合乎法度、法则,动则遵循名分(名正言顺),这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易于成功。若做事情变化不定反复无常,或不合乎常规(不合道),就是过度、极端或失度失当,就会改变事物固有的性质或形态,或改变事物的常规常态,如此施行德教不会有效,刑罚举措也容易失当。静则不遵循法度,动则名不正言不顺,最终的结果必然是遭到杀戮的刑罚。

——“若做事情变化不定反复无常,或不合乎常规(不合道),就是过度、极端或失度失当,就会改变事物固有的性质或形态”。何以如此?在于无法、无德。

【简评】

即如何正确认识、对待、实施“德法兼具”或“以德依法治国、平天下”。

既要认清其意义、重要性,同时也要认清正确实施的方法、手段及原则等。

归根结蒂:在于道!在于循道、行道、遵从道而不违背道!即以“天道平衡”为根本。



七、雌雄节

【原文】

皇后屯磿(历)吉凶之常①,以辩(辨)雌雄之节②,乃分祸福之乡(向)。宪敖(傲)骄居(倨)③,是胃(谓)雄节;[宛湿]共(恭)验(俭),是胃(谓)雌节。夫雄节者,涅之徒也,雌节者,兼之徒也④。夫雄节以得,乃不为福;雌节以亡,必得将有赏。夫雄节而数得,是胃(谓)积英(殃)。凶忧重至,几于死亡。雌节而数亡,是胃(谓)积德,慎戒毋法,大禄将极。

凡彼祸难也,先者恒凶,后者恒吉。先而不凶者,恒备雌节存也⑤。后[而不吉者,是]恒备雄节存也。先亦不凶,后亦不凶,是恒备雌节存也。先亦不吉,后亦不吉,是恒备雄节存也。

凡人好用雄节,是胃(谓)方(妨)生,大人则毁,小人则亡。以守不宁,以作事[不成,以求不得,以战不]克,厥身不寿⑥,子孙不殖,是胃(谓)凶节,是胃(谓)散德。

凡人好用[雌节],是胃(谓)承禄,富者则昌,贫者则谷。以守则宁,以作事则成,以求则得,以单(战)则克,厥身则[寿,子孙则殖,是谓吉]节,是胃(谓)绔德⑦。故德积者昌,[殃]积者亡,观其所积,乃知[祸福]之乡(向)。

【注释】

①皇后屯历吉凶之常:皇后,即皇帝,也指黄帝。屯历,读为“洞历”即洞察知晓。常,通常,常规,准则,此指吉凶祸福征兆等之意。

②节:节点,关键,分际,标志等之意。

③宪:同显。

④兼:读为谦。

⑤备:具备,兼具,具有。

⑥厥(jue):其。

⑦绔:绔,跨也,两股各跨别也。此指坚定,坚行,弘扬,光大等之意。

⑧积:积累,累积,聚集。

【译文】

黄帝能够洞察吉祥与祸灾的征兆,因此能够辨析慈柔(雌节)与刚强(雄节)两种治国方式的优与劣,并且能够分清导致福祸的原因所在。但凡自我炫耀、自以为是、张狂张扬,倨慢不逊,都是“雄节”的表现;但凡谦虚、谨慎、谦恭、谦让的,都是“雌节”的表现。所以表现为“雄节”的人,都是骄傲自满的人;表现为“雌节”的人,都是谦虚谨慎的人。那些表现为“雄节”的人,既便也会偶有所得,但并不意味着是福吉;表现为“雌节”的人,虽然也时常会有所败所失,但最终必然会有善报。表现为“雄节”的人,得的越多,实际上是在累积祸殃,凶险祸殃积累多了严重到一定的程度,基本上也濒临死亡了。表现为“雌节”的人,每次损失或失败,实际上是在积累德行,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认真汲取经验教训,大福与吉祥必然就会到来。

大凡那些遭遇祸灾的,多为走在前面的,走在前面的经常处于凶险的境地,走在后面的则经常处于吉祥的有利境地。然而如果走在前面的没有遭遇凶险或祸灾,那是因为长期坚持或具备了“雌节”的美德;如果走在后面也不吉祥,那是因为经常表现或自身存在的“雄节”的缘故。所以,如果想做到走在前面不遭遇凶险,走在后面也没有祸灾,就只能是长期坚持或自身具有“雌节”的美德。走在前面的不吉利,走在后面的也不吉利,是因为经常表现或自身存在的“雄节”的缘故。

但凡一个人如果喜好使用“雄节”,那么完全可以说是在故意地妨害自己的生存或生命,如果是大人物(上层)则最终必被摧毁,小人物(下层)则难免杀身之祸。作为“雄节”者,守国则国家不得安宁,做事则事情不会成功,欲求不得,欲战不克,其自身不会长寿,子孙也不会繁衍兴旺,所以这种“雄节”实为“凶节”,是在散失(丧失)良好的品德。

但凡一个人如果喜好使用“雌节”,则可以说是在承接福禄吉祥,富有的人会更加昌盛,贫穷的人也会有饭吃。所以,“雌节”者守国则国家安宁,做事则事事成功,欲求则必得,战则攻必克战必胜,不但自身长寿,子孙也会繁衍兴旺,所以这种“雌节”实为“吉节”,是积聚美好的品德。因此说,积德者昌盛,积祸者遭殃,因而考察一个人是积德还是积祸,便可以预测其祸福的征兆或趋向了。

【解析】

新题目:“雌节”与“雄节”

“雌节”与“雄节”的利害实质

“雌节”与“雄节”的利害表现

去“雄节”

立“雌节”

“雌雄节”——关于“雌节”与“雄节”的吉凶祸福。

(以下为正文:)

“雌节”与“雄节”的利害实质

黄帝能够洞察吉祥与祸灾的征兆,因此能够辨析慈柔(雌节)与刚强(雄节)两种治国方式的优与劣,并且能够分清导致福祸的原因所在。但凡自我炫耀、自以为是、张狂张扬,倨慢不逊,都是“雄节”的表现;但凡谦虚、谨慎、谦恭、谦让的,都是“雌节”的表现。所以表现为“雄节”的人,都是骄傲自满的人;表现为“雌节”的人,都是谦虚谨慎的人。那些表现为“雄节”的人,既便也会偶有所得,但并不意味着是福吉;表现为“雌节”的人,虽然也时常会有所败所失,但最终必然会有善报。表现为“雄节”的人,得的越多,实际上是在累积祸殃,凶险祸殃积累多了严重到一定的程度,基本上也濒临死亡了。表现为“雌节”的人,每次损失或失败,实际上是在积累德行,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认真汲取经验教训,大福与吉祥必然就会到来。

——其实质与利弊吉凶,清晰明确。

“雌节”与“雄节”的利害表现

大凡那些遭遇祸灾的,多为走在前面的,走在前面的经常处于凶险的境地,走在后面的则经常处于吉祥的有利境地。然而如果走在前面的没有遭遇凶险或祸灾,那是因为长期坚持或具备了“雌节”的美德;如果走在后面也不吉祥,那是因为经常表现或自身存在的“雄节”的缘故。所以,如果想做到走在前面不遭遇凶险,走在后面也没有祸灾,就只能是长期坚持或自身具有“雌节”的美德。走在前面的不吉利,走在后面的也不吉利,是因为经常表现或自身存在的“雄节”的缘故。

——“雌节”的美德、“雄节”的缘故。

去“雄节”

但凡一个人如果喜好使用“雄节”,那么完全可以说是在故意地妨害自己的生存或生命,如果是大人物(上层)则最终必被摧毁,小人物(下层)则难免杀身之祸。作为“雄节”者,守国则国家不得安宁,做事则事情不会成功,欲求不得,欲战不克,其自身不会长寿,子孙也不会繁衍兴旺,所以这种“雄节”实为“凶节”,是在散失(丧失)良好的品德。

——如此,如何能不去“雄节”?

立“雌节”

但凡一个人如果喜好使用“雌节”,则可以说是在承接福禄吉祥,富有的人会更加昌盛,贫穷的人也会有饭吃。所以,“雌节”者守国则国家安宁,做事则事事成功,欲求则必得,战则攻必克战必胜,不但自身长寿,子孙也会繁衍兴旺,所以这种“雌节”实为“吉节”,是积聚美好的品德。因此说,积德者昌盛,积祸者遭殃,因而考察一个人是积德还是积祸,便可以预测其祸福的征兆或趋向了。

——如此,如何能不立“雌节”?

【简评】

老子之道有三宝:慈、俭、谦。——“雌节”者既有慈,也有谦。

老子推崇“柔”,“上善若水”、“柔弱生刚强”。——“雌节”是也。

——故,无论个人,或是治国、平天下者,当何如?

“雄节”乎?“雌节”乎?



八、兵容

【原文】

兵不刑天①,兵不可动;不法地,兵不可昔(措);刑法不人,兵不可成。参[于天地,稽之圣人。人自生]之,天地刑之,圣人因而成之。圣人之功,时为之庸②,因时秉[宜],[兵]必有成功。圣人不达刑,不襦传③。因天时,与之皆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天固有夺有予,有祥[福至者也而]弗受,反隋(隨)以殃。三遂绝从④,兵无成功。三遂绝从,兵有成[功],[如]不乡(飨)其功,环(还)受其殃。国家有幸,当者受央(殃);国家无幸,有延其命。茀茀阳阳⑤,因民之力,逆天之极,有(又)重有功,其国家以危,社稷以匡⑥,事无成功,庆且不乡(飨)其功,此天之道也。

【注释】

①刑天:取法天道(或天时)。

②庸:用。

③襦传:意为背弃盟约,或背信弃义(前面已做解释)。

④三:天道、地道、人道或天时、地利、人和“三功”。

⑤飨:通“享”,义犹“受”(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⑥茀茀阳阳:比喻声势浩大(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⑦社稷以匡:天下惶乱不安(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⑧庆且不乡(飨)其功:庆赏的声势大,而实际的成功却很小(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译文】

不懂得天时,不可以用兵;不懂得地利,不能指挥作战;不了解人事,就不会取得成功。因此,用兵必须考察天时地利,并且取法于圣人之道。兵容自人类产生以来就相伴而生了,但它由天地主宰着,圣人因为能够因顺天道、地道、人道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圣人的成功,就是因为掌握了天时并为之所用,因顺天时,把握时机,就必然能够取得成功。作为圣人,遵从天道而不会受到天道的惩罚,处事果决,不背信弃义。顺应天时,当机立断,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自取其祸)。

有剥夺有赐予这是天道本然具有的客观规律,天赐祥福如不能顺而受之,则反受其祸。如果不能因顺天道、地道、人道这“三功”(或天时、地利、人和),用兵就不会取得成功。如果因顺这“三功”,用兵就会取得成功,如果不顺应或遵这“三功”,反而会遭到祸殃的。假如国家是幸运的话,是使战争的发动者本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假如国家不幸,那么战祸的肇事者或好战者仍高居其位。如果统治者声势浩大地去发动战争,借助于民力逆天道而行,再加上好大喜功,那么其结果便是使国家陷于危险,社会混乱,什么事情都不会取得成功,既便是声势浩大地举行庆赏,但实际的成功却很小,名不副实,天下惶乱不安,这也是天道所决定的。

【解析】

新题目:用兵之道在于“三功”

制胜的实质在“三功”

顺之者成,逆之者亡

“兵容”——兵事,即用兵之道。

(以下为正文:)

制胜的实质在“三功”

不懂得天时,不可以用兵;不懂得地利,不能指挥作战;不了解人事,就不会取得成功。因此,用兵必须考察天时地利,并且取法于圣人之道。兵容自人类产生以来就相伴而生了,但它由天地主宰着,圣人因为能够因顺天道、地道、人道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圣人的成功,就是因为掌握了天时并为之所用,因顺天时,把握时机,就必然能够取得成功。作为圣人,遵从天道而不会受到天道的惩罚,处事果决,不背信弃义。顺应天时,当机立断,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自取其祸)。

——用兵制胜在于天时、地利、人和。

顺之者成,逆之者亡

有剥夺有赐予这是天道本然具有的客观规律,天赐祥福如不能顺而受之,则反受其祸。如果不能因顺天道、地道、人道这“三功”(或天时、地利、人和),用兵就不会取得成功。如果因顺这“三功”,用兵就会取得成功,如果不顺应或遵这“三功”,反而会遭到祸殃的。假如国家是幸运的话,是使战争的发动者本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假如国家不幸,那么战祸的肇事者或好战者仍高居其位。如果统治者声势浩大地去发动战争,借助于民力逆天道而行,再加上好大喜功,那么其结果便是使国家陷于危险,社会混乱,什么事情都不会取得成功,既便是声势浩大地举行庆赏,但实际的成功却很小,名不副实,天下惶乱不安,这也是天道所决定的。

——“因顺这“三功”,用兵就会取得成功,如果不顺应或遵这“三功”,反而会遭到祸殃的。”

【简评】

用兵制胜在于天时、地利、人和,已不是个新鲜话题,关键在于如何运用,能否正确地运用,其实质是对“天道平衡”法则的领悟或参透程度。

“三功”者,“天道平衡”是根本。



九、成法

【原文】

 黄帝问力黑,唯余一人兼有天下,滑(猾)民将生,年(佞)辨用知(智),不可法组①,吾恐或用之以乱天下,请问天下有成法可以正民者?力黑曰:然。昔天地既成,正若有名②,合若有刑(形)③,[乃]以守一名,上捦之天④,下施之四海。吾闻天下成法,故曰不多,一言而止,循名复一,民无乱纪。

黄帝曰:请问天下猷(犹)有一虖(乎)⑤?力黑曰:然。昔者皇天使冯(凤)⑥下道一言而止,五帝用之,以朳天地⑦,[以]楑(揆)四海⑧,以坏(怀)下民⑨,以正一世之士。夫是故毚(谗)民皆退,贤人减(咸)起,五邪乃逃⑩,年(佞)辩乃止,循名复一,民无乱纪。

黄帝曰:一者,一而已乎?其亦有长乎?力黑曰:一者,道其本也,胡为而无长?[道之]所失,莫能守一。一之解,察於天地,一之理,施於四海。何以知[一]之至,远近之稽?夫唯一不失,一以驺化⑾。少以知多,夫达望四海⑿,困极上下⒀,四乡(向)相枹(抱)⒁,各以其道。夫百言有本,千言有要,万[言]有总。万物之多,皆阅一空⒂,夫非正人也,执能治此?罢(彼)必正人也,乃能操正以正奇。握一以知多,除民之所害,而寺(持)民之所宜。(抱)凡守一,与天地同极,乃可知天地之祸福。

【注释】

①法组:阻止,遏制,也可理解为依法阻止。

②正若有名:正,规正(名实相符)。若,于。名,形名,名正言顺。

③合若有形:合,合道,合理。形,形态,此指合乎道的形态。

④捦(qin):有说同“擒”,也有说同“淫”,即相合,或充溢等之意。

⑤一:统一,同一,此指“天地混同为一”,即天地万物统一于道。

⑥冯:有说是指凤凰,也有说是指风伯。

⑦朳:读八。《说文》:“八,别也。”

⑧揆:料理。

⑨怀:安抚。

⑩五邪:“五”是虚数,五邪,泛指各种邪恶

⑾驺:读为“趋”,促使。

⑿达望:通观,遍揽。

⒀困极上下:穷极天地。

⒁相抱:相合,算在一起。

⒂皆阅一空:阅,持,掌握。空,读为“孔”。

【译文】

黄帝问力黑说:现在只有我拥有治理天下的权力,那些狡猾奸诈的人将会出现,这些人花言巧语,阿谀奉承,察言观色,运用智巧谋取私利,如不加以制止,我担心人们会效仿而扰乱天下,请问天下有没有既定的法则来规正民心?力黑回答说:有的。昔时天地自然万物形成之时,万物规正(名实相符)就在于有合乎自身性质的名分,合道就在于有因循天道的自然形态,自然万物以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来正定其性质并使其名实相符,这种大道,上充溢于天,下普施于四海。我闻听治理天下成功的方法或成法之所以不多,一句话概括,就在于“道”。如果因循事物的形名而归于道,天下百姓就不会有违法乱纪的了。

黄帝说:请问有天地混同的“一”(道)吗?力黑回答说:有的。昔时上苍(老天爷))曾经派凤凰飞到人间,除了传“道”什么也不讲,于是上古的五位帝王便用“道”分开天地、管理四海、安抚百姓、端正了一代知识分子。因此,谗言无德的小人被摒弃不用,贤能有德的人都被起用,各种邪恶的人遁形,谄谀、谗言等匿迹,并因循事物的形名而使天下归于道,老百姓也就没有违法犯纪的行为了。

黄帝问:天地混同为“一”,难道仅一个“一”而已?还有其它内涵吗?力黑回答说:这个“一”却是道的根本,怎能没有更多其它的内涵呢?天下万物只要失道,也就难以执守天地万物混同为“一”这一道之根本。如果了解了这个“一”,便可洞察天地自然万事万物,如果明白了这个“一”的内在之理,便可以道普施四海而天下治理。那么如何能知晓“一”之高下远近极致的奥秘呢?天地混同的“一”,是天地自然万物唯一永恒不变或不会失去的,并且以“一”而造化或改变万物。万物以少便可知多(窥一斑而知全豹),故而通观四海,穷极天地,天地四方(宏观微观)都算上,万事万物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就像你讲话,讲一百句总会有个想要表达的根本,讲一千句总会有个讲话的要义,讲一万句就得有个总纲或提纲吧。天地自然万物虽然繁多,却都出自(秉持)一孔(道),如果不是公道正派的人,怎能以此(道)理来治理天下呢?只有那些真正公道正派的人,才能秉持公正而规正天下,并创造出天下治理的奇迹。因而只要掌握了“一”便可知天下众多(万事万物),趋利避害,从根本上消除对人民之所害,保证对人民之所利(宜)。保持平凡而持守“一”,与天地自然万物保持相同或一致的自然法则(道),便可以知晓天地之间的灾祸与幸福之所在了。

【解析】

新题目:治国之道在于道

道决定一切

道规正一切

道统一一切

“成法”——即“既定的法则”,道或天道是也。

(以下为正文:)

道决定一切

黄帝问力黑说:现在只有我拥有治理天下的权力,那些狡猾奸诈的人将会出现,这些人花言巧语,阿谀奉承,察言观色,运用智巧谋取私利,如不加以制止,我担心人们会效仿而扰乱天下,请问天下有没有既定的法则来规正民心?力黑回答说:有的。昔时天地自然万物形成之时,万物规正(名实相符)就在于有合乎自身性质的名分,合道就在于有因循天道的自然形态,自然万物以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来正定其性质并使其名实相符,这种大道,上充溢于天,下普施于四海。我闻听治理天下成功的方法或成法之所以不多,一句话概括,就在于“道”。如果因循事物的形名而归于道,天下百姓就不会有违法乱纪的了。

——“自然万物以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来正定其性质并使其名实相符,这种大道,上充溢于天,下普施于四海。”亦如老子的“道生万物”。

道规正一切

黄帝说:请问有天地混同的“一”(道)吗?力黑回答说:有的。昔时上苍(老天爷))曾经派凤凰飞到人间,除了传“道”什么也不讲,于是上古的五位帝王便用“道”分开天地、管理四海、安抚百姓、端正了一代知识分子。因此,谗言无德的小人被摒弃不用,贤能有德的人都被起用,各种邪恶的人遁形,谄谀、谗言等匿迹,并因循事物的形名而使天下归于道,老百姓也就没有违法犯纪的行为了。

——“上古的五位帝王便用“道”分开天地、管理四海、安抚百姓、端正了一代知识分子。”

道统一一切

黄帝问:天地混同为“一”,难道仅一个“一”而已?还有其它内涵吗?力黑回答说:这个“一”却是道的根本,怎能没有更多其它的内涵呢?天下万物只要失道,也就难以执守天地万物混同为“一”这一道之根本。如果了解了这个“一”,便可洞察天地自然万事万物,如果明白了这个“一”的内在之理,便可以道普施四海而天下治理。那么如何能知晓“一”之高下远近极致的奥秘呢?天地混同的“一”,是天地自然万物唯一永恒不变或不会失去的,并且以“一”而造化或改变万物。万物以少便可知多(窥一斑而知全豹),故而通观四海,穷极天地,天地四方(宏观微观)都算上,万事万物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就像你讲话,讲一百句总会有个想要表达的根本,讲一千句总会有个讲话的要义,讲一万句就得有个总纲或提纲吧。天地自然万物虽然繁多,却都出自(秉持)一孔(道),如果不是公道正派的人,怎能以此(道)理来治理天下呢?只有那些真正公道正派的人,才能秉持公正而规正天下,并创造出天下治理的奇迹。因而只要掌握了“一”便可知天下众多(万事万物),趋利避害,从根本上消除对人民之所害,保证对人民之所利(宜)。保持平凡而持守“一”,与天地自然万物保持相同或一致的自然法则(道),便可以知晓天地之间的灾祸与幸福之所在了。

——“天地自然万物虽然繁多,却都出自(秉持)一孔(道)”;“保持平凡而持守“一”,与天地自然万物保持相同或一致的自然法则(道),便可以知晓天地之间的灾祸与幸福之所在了。”

【简评】

治国之道在于道。——与人类数千年历史的“人治”之根本区别之处。

真正合道或合乎天道之治国最佳形态为“依德依法治国”,也就是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之“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



十、三禁

【原文】

行非恒者①,天禁之;爽事②,地禁之;失令者,君禁之。三者既修,国家几矣③。地之禁,不[堕]高④,不曾(增)下,毋服川,毋逆土。毋逆土功,毋壅民明⑤。

进不氏⑥,立不让,径遂凌节⑦,是胃(谓)大凶。人道刚柔,刚不足以,柔不足寺(恃)。刚强而虎质者丘⑧,康沈而流面(湎)者亡。宪古章物不实者死⑨,专利及削浴以大居者虚⑩。

天道寿寿⑾,番(播)于下土,施于九州。是故王公慎令,民知所繇(由)。天有恒日,民自则之,爽则损命,环(还)自服之⑿,天之道也。

【注释】

①恒:恒常,恒久,永恒,此指恒常的道。

②爽:差错,违背。

③几:接近。

④堕:此指挖低。

⑤壅:堵塞,违背。

⑥氏:读为低,止也。

⑦径遂凌节:径,读为“径”,《释文》“径,邪也。”遂,行也,进也。凌,侵凌也。节,节制,节度。即刚愎自用,或恣意妄为而失节失度。

⑧丘:空也,窘境也。

⑨宪章:效法,彰显。

⑩虚:虚无,虚空。

⑾寿寿:悠悠。一说“寿”读为“焘”,“ 焘,普照也。”

⑿自服:自食其果,或自取灭亡。

【译文】

行事不遵循恒常的道的法则,是天道所禁止的;违背农事的自然规律,是地道所禁止的;违反法令,是君主所禁止的(人道)。以上三个方面都做到了,国家则基本上便得到治理了。关于地道的禁忌,那就是不要随意增高也不要随意挖低耕地,不要随意阻断破坏三川河流,不要随意改变破坏土地的用途。不要随意改变破坏土地的使用功能,不要违背百姓已经形成的明确的农事规律。

只知进而不知适可而止,立身行事儿不知谦虚礼让,刚愎自用、盛气凌人超过了限度,这些都是大凶的征兆。人道的规律是刚柔相济,只刚不柔难以立足,只柔不刚也无以依凭。刚硬得像老虎的秉性必然会陷于困窘,而阴柔得如同终日沉湎于逸乐酒色之中也必然灭亡。只知效法古代泥古不化而脱离实际必然灭亡,侵人之利、夺人之财以扩大自己宅第或家产的终将成为废墟而落得个一场空。

天道悠悠如同日月普照大地,传播普照到方方面面、角角落落,普施广袤的九州大地。所以,王公们都谨慎地发号施令,老百姓也知道如何行为处事。上天有像永恒的日月那样的天道,人民则自然地遵从效法它,违背它便丧失生命,是自取灭亡,这都是天道所决定的。

【解析】

新题目:治国之道在于践行道

行“三功”。

刚柔相济

不违背道

“三禁”——即不废“三功”,不刚愎自用,不违背天道。

(以下为正文:)

行“三功”

行事不遵循恒常的道的法则,是天道所禁止的;违背农事的自然规律,是地道所禁止的;违反法令,是君主所禁止的(人道)。以上三个方面都做到了,国家则基本上便得到治理了。关于地道的禁忌,那就是不要随意增高也不要随意挖低耕地,不要随意阻断破坏三川河流,不要随意改变破坏土地的用途。不要随意改变破坏土地的使用功能,不要违背百姓已经形成的明确的农事规律。

——“以上三个方面都做到了,国家则基本上便得到治理了。”

刚柔相济

只知进而不知适可而止,立身行事儿不知谦虚礼让,刚愎自用、盛气凌人超过了限度,这些都是大凶的征兆。人道的规律是刚柔相济,只刚不柔难以立足,只柔不刚也无以依凭。刚硬得像老虎的秉性必然会陷于困窘,而阴柔得如同终日沉湎于逸乐酒色之中也必然灭亡。只知效法古代泥古不化而脱离实际必然灭亡。侵人之利、夺人之财以扩大自己宅第或家产的终将成为废墟而落得个一场空。

——“人道的规律是刚柔相济,只刚不柔难以立足,只柔不刚也无以依凭。”

不违背道

天道悠悠如同日月普照大地,传播普照到方方面面、角角落落,普施广袤的九州大地。所以,王公们都谨慎地发号施令,老百姓也知道如何行为处事。上天有像永恒的日月那样的天道,人民则自然地遵从效法它,违背它便丧失生命,是自取灭亡,这都是天道所决定的。

——“违背它便丧失生命,是自取灭亡,这都是天道所决定的。”

【简评】

治国之道在于践行道。

——即“以道治国”,上述“三禁”是其主要内容,而“天道平衡”法则是根本。



十一、本伐

【原文】

诸库臧(藏)兵之国,皆有兵道,世兵道三:有为利者,有为义者,有为忿者。所胃(谓)为利者,见[生民有]饥,国家不假(暇),上下不当,举兵而裁之,唯(虽)无大利,亦无大害焉。

所胃(谓)为义者,伐乱禁暴,起贤废不宵(肖)。所胃(谓)义也,[义]者,众之所死也。是故以一国攻天下,万乘[之]主[,亦]希不自此始,鲜能冬(终)之,非心之恒也,穷而反矣。所胃(谓)行忿者,心唯忿,不能徒怒①,怒必有为也。成功而无以求也②,即兼始逆矣③,非道也。

道之行也,繇(由)不得巳。由不得巳,则无穷,故闱(围)者,跿(拓)者[也] ④;禁者,使者也⑤,是以方行不留⑥。

【注释】

①徒:徒步,步行。此应理解为迁移,转移,改变等之意。

②无以:不会。求:取,取得。

③兼:兼并,征伐。

④拓:开拓,拓展,打破。

⑤使:此为动词,即作为,举动,举措等之意。

⑥方行:各种各样的方法手段及行为。不留:彻底,最终。也有将“方行不留”理解为畅行无阻。

【译文】

那些积蓄兵力用来征战的国家,都有自己用兵的道理,概括起来无非三种不同的类型:有为谋取利益而发动的战争,有出于正义或道义的战争,也有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或愤恨而挑起战端的。

所谓为谋取利益而发动的战争,是指在有的国家发生饥饿灾荒,国家不安定,上下举措又失当的情况下,乘机对该国发动的征伐之战,这种战争根本上看,虽没有什么大的利益,但也没有什么大的害处。

所谓出于正义或道义的战争,是指为了讨伐内乱,禁止暴行,起用德才贤能而废除那些无德的小人,这就是正义或合乎道义的战争,为正义而战,人们都会心甘情愿为之献身的。所以,用一国的力量去攻取天下,既便是拥有万乘之君,在发动战争之初也无不打着正义的旗号,但是很少有能把为了正义而战的原则贯彻到底的,并不是没有恒心,而是因为当事物发展到顶点时就会发生相反的变化,反过来使自己受害。

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或愤恨而挑起战端的,是说一个人如果心生愤恨,而且心中也只剩下了仇恨,又不能转移或通过其它途径发泄出来,或迁怒于别的人,那么这种愤怒或仇恨就必然要爆发出来并力图产生较大的作为或作用。然而,这种战争是不会取得成功的,因为这种兼并战争一开始就是违背了天道,非正确的用兵之道。

任何战争或施行的用兵之道,都应当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是出于不得已而用兵,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力量,有包围,就会力求突破包围;有禁止,就会有力求突破禁止的。即封锁与反封锁,包围与反包围,禁锢与反禁锢等,是没有穷尽的,由此而激发出的智慧、力量、方法手段也是没有穷尽的,而且是畅行无阻,直至取得最终的胜利。

【解析】

新题目:用兵之道在于“不得已”

通常的用兵都不合道(三类)

只有“不得已”而用兵才合道

“本伐”——本当该伐或应当讨伐的战争。

(以下为正文:)

通常的用兵都不合道(三类)

那些积蓄兵力用来征战的国家,都有自己用兵的道理,概括起来无非三种不同的类型:有为谋取利益而发动的战争,有出于正义或道义的战争,也有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或愤恨而挑起战端的。

所谓为谋取利益而发动的战争,是指在有的国家发生饥饿灾荒,国家不安定,上下举措又失当的情况下,乘机对该国发动的征伐之战,这种战争根本上看,虽没有什么大的利益,但也没有什么大的害处。

所谓出于正义或道义的战争,是指为了讨伐内乱,禁止暴行,起用德才贤能而废除那些无德的小人,这就是正义或合乎道义的战争,为正义而战,人们都会心甘情愿为之献身的。所以,用一国的力量去攻取天下,既便是拥有万乘之君,在发动战争之初也无不打着正义的旗号,但是很少有能把为了正义而战的原则贯彻到底的,并不是没有恒心,而是因为当事物发展到顶点时就会发生相反的变化,反过来使自己受害。

为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或愤恨而挑起战端的,是说一个人如果心生愤恨,而且心中也只剩下了仇恨,又不能转移或通过其它途径发泄出来,或迁怒于别的人,那么这种愤怒或仇恨就必然要爆发出来并力图产生较大的作为或作用。然而,这种战争是不会取得成功的,因为这种兼并战争一开始就是违背了天道,非正确的用兵之道。

——即为何通常的用兵都不合道(三类)。

只有“不得已而”用兵才合道

任何战争或施行的用兵之道,都应当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是出于不得已而用兵,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力量,有包围,就会力求突破包围;有禁止,就会有力求突破禁止的。即封锁与反封锁,包围与反包围,禁锢与反禁锢等,是没有穷尽的,由此而激发出的智慧、力量、方法手段也是没有穷尽的,而且是畅行无阻,直至取得最终的胜利。

——“任何战争或施行的用兵之道,都应当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

【简评】

用兵之道在于“不得已”。

——好一个全新的战争命题。实质依然是“天道平衡”法则。



十二、前道

【原文】

圣(人)举事也①,阖(合)于天地,顺于民,羊(祥)于神鬼,使民同利,万夫赖之,所胃(谓)义也。身载于前,主上用之,长利国家社稷,世利万夫百生(姓),天下名轩执[国]士于是虚②。壹言而利之者,士也;壹言而利国者,国士也。是故君子卑身以从道,知以辩之,强以行之,责道以并世③,柔身以寺(待)之时,王公若知之,国家之幸也。

国大人众,强国也。[若]身载于后,[主上弃之,不利国家社稷万夫百姓,王公] ④而不[知之,乃国家之] 不幸也。故王者不以幸治国⑤,治国固有前道:上知天时,下知地利,中知人事。善阴阳正者治,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名]正者治⑥,名奇者乱。正名不奇,奇名不立。正道不台(殆),可后可始。乃可小夫,乃可国家,小夫得之以成,国家得之以宁,小国得之,以守其野,大国[得之以]并兼天下。

道有原而无端⑦,用者实,弗用者雚⑧,合之而涅于美⑨,循之而有常。古之贤者,道是之行⑩,知此道,地且天,鬼且人,以居军[强],以居国其国昌。古之贤者,道是之行。

【注释】

①举事:行事。

②名轩:此指有德的贤士。虚:聚拢,归服。(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③责道以并世:责,要求,寻求。并,符合。《说文》:“并,相从也”。这是说:他们寻求“道”的与世相合。(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④该大括号内的内容为综合陈鼓应与余明光两先生的版本注释而成。

⑤幸:侥幸,谓不遵道也。(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⑥正:规正,正当,此指治国之道之“名实相符而合道”

⑦原:源头,源泉,本源。宇宙只要有运动就有道,万事万物的运动就是道的本源。

⑧雚:读为“款”。《庄子.达生》<释文>引李注:“款,空也。”(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⑨涅:化,转化。

⑩道是之行:即惟道是行,或惟道是从。

【译文】

那些得道的圣人在做事时,总是考虑如何符合天地之道、顺应民心和神祗的意愿,并且与民同利,天下百姓都信赖他们,这便是所讲的道义。自己走在众人的前面而被君主所重用,有利于国家社稷的长远利益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天下名人志士知识分子纷纷归服效力。能一句良言而利众人者,便是知识分子;能一句良言而利国家者,便是国家级的知识分子。所以说,有道的贤人都谦虚谨慎而遵从道,用所学的知识辨识道,身体力行努力地践行道,并积极寻求将道与现世的结合,谦柔卑微地等待天道时机的到来,而作为国君和王公大臣,如果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便是国家之大幸了。

国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便是强大的国家。然而,作为得道的圣人如果处处走在众人的后面,不被君上重视,则不利于国家社稷以及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若国君和王公大臣又不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那么便是国家之不幸了。所以,作为君王不能自以为是凭借侥幸治理国家,治理国家有其既有的天道法则,这便是:要懂得天时、地利、人和。而且,精通阴阳之道。……

国家治理名实相符(或名正言顺)则正则治,名实不相符(名不正言不顺)则异则乱。名实相符国家就不会出现奇异怪诞现象而偏离正确的方向,而一旦国家出现奇异怪诞现象或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就失去了立国之根本。名实相符合于道,道是永也不会衰败的,掌握了道,无论后动或先动皆顺当自如。因此说,道不但可施用于小民或个人,也可施于国家的治理,个人得道可获得成功,国家得道可获得安宁,小国得道可固守疆土,大国得道可一统天下。

道有源头却无端点(终点),运用它的时候会感到它的真实存在,不用它的时候就感到什么也没有,办事情合于道则一切顺遂将变得很美好,遵循道一切都会自然而然不失常规。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懂得了道,地可以成就天大的功绩,鬼也可以变成好人,以道治军则军队强大,以道治国则国家强盛。所以,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

【解析】

新题目:要尊重知识分子

尊重知识分子合道

不尊重知识分子不合道

凡事当名正言顺合于道

认清知识分子的特点和作用

“前道”——关于走在道(众人)的前面或“惟道是行”的人,即知识分子问题。

(以下为正文:)

尊重知识分子合道

那些得道的圣人在做事时,总是考虑如何符合天地之道、顺应民心和神祗的意愿,并且与民同利,天下百姓都信赖他们,这便是所讲的道义。自己走在众人的前面而被君主所重用,有利于国家社稷的长远利益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天下名人志士知识分子纷纷归服效力。能一句良言而利众人者,便是知识分子;能一句良言而利国家者,便是国家级的知识分子。所以说,有道的贤人都谦虚谨慎而遵从道,用所学的知识辨识道,身体力行努力地践行道,并积极寻求将道与现世的结合,谦柔卑微地等待天道时机的到来,而作为国君和王公大臣,如果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便是国家之大幸了。

——即“作为国君和王公大臣,如果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便是国家之大幸了。”文中的“圣人”、“贤人”为知识分子中的精英,故同属于知识分子的范畴。

不尊重知识分子不合道

国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便是强大的国家。然而,作为得道的圣人如果处处走在众人的后面,不被君上重视,则不利于国家社稷以及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若国君和王公大臣又不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那么便是国家之不幸了。所以,作为君王不能自以为是凭借侥幸治理国家,治理国家有其既有的天道法则,这便是:要懂得天时、地利、人和。而且,精通阴阳之道。……

——即作为大国要从天时、地利、人和的角度认识尊重知识分子的重要性。

凡事当名正言顺合于道

国家治理名实相符(或名正言顺)则正则治,名实不相符(名不正言不顺)则异则乱。名实相符国家就不会出现奇异怪诞现象而偏离正确的方向,而一旦国家出现奇异怪诞现象或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就失去了立国之根本。名实相符合于道,道是永也不会衰败的,掌握了道,无论后动或先动皆顺当自如。因此说,道不但可施用于小民或个人,也可施于国家的治理,个人得道可获得成功,国家得道可获得安宁,小国得道可固守疆土,大国得道可一统天下。

——“国家治理名实相符(或名正言顺)则正则治,名实不相符(名不正言不顺)则异则乱。”对待知识分子也是如此。

认清知识分子的特点和作用

道有源头却无端点(终点),运用它的时候会感到它的真实存在,不用它的时候就感到什么也没有,办事情合于道则一切顺遂将变得很美好,遵循道一切都会自然而然不失常规。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懂得了道,地可以成就天大的功绩,鬼也可以变成好人,以道治军则军队强大,以道治国则国家强盛。所以,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

——特点“惟道是行”;作用“地可以成就天大的功绩,鬼也可以变成好人,以道治军则军队强大,以道治国则国家强盛。”

【简评】

“治国之道”是个老话题,而其关于知识分子的内含却是个新命题,所以文中不乏深刻或经典之处,摘录如下:

1、“那些得道的圣人在做事时,总是考虑如何符合天地之道、顺应民心和神祗的意愿,并且与民同利,天下百姓都信赖他们,这便是所讲的道义。”

2、“自己走在众人的前面而被君主所重用,有利于国家社稷的长远利益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天下名人志士知识分子纷纷归服效力。”

3、“能一句良言而利众人者,便是知识分子;能一句良言而利国家者,便是国家级的知识分子。”

4、“有道的贤人都谦虚谨慎而遵从道,用所学的知识辨识道,身体力行努力地践行道,并积极寻求将道与现世的结合,谦柔卑微地等待天道时机的到来,而作为国君和王公大臣,如果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便是国家之大幸了。”

5、“作为得道的圣人如果处处走在众人的后面,不被君上重视,则不利于国家社稷以及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若国君和王公大臣又不能够认识或懂得这些道理,那么便是国家之不幸了。”

6、“国家治理名实相符(或名正言顺)则正则治,名实不相符(名不正言不顺)则异则乱。名实相符国家就不会出现奇异怪诞现象而偏离正确的方向,而一旦国家出现奇异怪诞现象或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就失去了立国之根本。名实相符合于道,道是永也不会衰败的,掌握了道,无论后动或先动皆顺当自如。”

7、“个人得道可获得成功,国家得道可获得安宁,小国得道可固守疆土,大国得道可一统天下。”

8、“道有源头却无端点(终点),运用它的时候会感到它的真实存在,不用它的时候就感到什么也没有,办事情合于道则一切顺遂将变得很美好,遵循道一切都会自然而然不失常规。”

9、“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懂得了道,地可以成就天大的功绩,鬼也可以变成好人,以道治军则军队强大,以道治国则国家强盛。”

10、“古代圣贤者,惟道是行。”



十三、行守

【原文】

天有恒榦(幹)①,地有恒常,与民共事,与神同[处]。骄洫(溢)好争,阴谋不羊(祥),刑(形)于雄节,危于死亡;夺之而无予,其国乃必遂亡。近则将之,远则行之②,逆节梦(萌)生,其谁骨(肯)当之③?天亚(恶)高,地亚(恶)广,人亚(恶)荷(苛)④。高而不己,天阙土(之)⑤之;广而不已,地将绝之;苛而不已,人将杀之⑥。

有人将来⑦,唯目之瞻,言之壹,行之壹,得而勿失;[言]之采,行之昫(熙)⑧,得而勿以。是故言者心之符[也],色者心之华也,气者心之浮也。有一言,无一行,胃(谓)之诬⑨。故言寺首⑩,行志卒。直木伐,直人杀。无刑(形)无名,先天地生,至今未成。

【注释】

①恒干:永恒的主干,这里指的是永恒的法则。(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②将之:就也,顺也。行之:谓离开也。(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③当:阻拦,阻挡。

④高:谓高傲。广:谓自大。苛:暴虐。(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⑤阙:削减,毁也。

⑥人将杀之:对人苛政暴虐而不知自止,人民就会起来消灭他。(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⑦将来:接近,交往,观察,考察等之意。

⑧熙:《说文》:“熙,燥也。”

⑨诬:欺骗。

⑩寺:读为“持”。志:心志,意志。

【译文】

天有永恒的法则,地有永恒的规律,与民共生息,与鬼神同居处。骄傲自满、逞强斗勇、搞阴谋的国家必有祸灾;过分表现刚强(雄节)的国家,必有灭亡的危险;攻伐夺取他国的的财富据为己有而不分封给贤者,或给那里的人民带来实际的利益,那么必得而复失而亡。刚强(雄节)的国家,近者会暂时地屈从它,远者会离弃它,当悖逆天道的恶行正在势头上或刚刚萌生出的强势,有谁肯去正面阻止或抵挡它呢?天道厌弃高傲,地道厌弃自大,人道厌弃暴虐。故而,高傲不止,达到一定的限度,天道自然会倾覆它;自大无止,膨胀到极点,地道必然会灭绝它;暴虐到极点,人道自然会惩办它(人民起来消灭他)。

了解一个人,首先要用眼睛去观察他,如果这个人言行一致,就不应失去而要重用他;如果讲得很漂亮实际却言行不一心浮气躁,这样的人千万不可以重用。因此,语言是一个人内心的标志,脸色(表情)是一个人内心的反应(外化),气质是一个人内心的表露。如果有言无行,言行不一,就是欺骗。所以,语言是心志的先声,行为是心志的结果。长得笔直的树木容易被砍伐,生性刚直的人容易遭人忌恨而被杀戮。“道”无形无名,却产生于天地形成之前,而它妙化万物的作用至今还没有完结。

【解析】

新题目:“自然规律”与“社会规律”

道者,天道、地道、人道

天道不可违

人道须遵从

道的作用广大而奇妙无比啊

“行守”——人类的行为何时能遵从或执守“道”呢?

(以下为正文:)

道者,天道、地道、人道

天有永恒的法则,地有永恒的规律,与民共生息,与鬼神同居处。

——简单一句话却暗喻着天、地、人的重大内含。天道,自然规律;人道,社会规律。

天道不可违

骄傲自满、逞强斗勇、搞阴谋的国家必有祸灾;过分表现刚强(雄节)的国家,必有灭亡的危险;攻伐夺取他国的的财富据为己有而不分封给贤者,或给那里的人民带来实际的利益,那么必得而复失而亡。刚强(雄节)的国家,近者会暂时地屈从它,远者会离弃它,当悖逆天道的恶行正在势头上或刚刚萌生出的强势,有谁肯去正面阻止或抵挡它呢?天道厌弃高傲,地道厌弃自大,人道厌弃暴虐。故而,高傲不止,达到一定的限度,天道自然会倾覆它;自大无止,膨胀到极点,地道必然会灭绝它;暴虐到极点,人道自然会惩办它(人民起来消灭他)。

——天、地、人,一切皆遵循着“物极必反”的天道法则。“自然规律”违背不得。

人道须遵从

了解一个人,首先要用眼睛去观察他,如果这个人言行一致,就不应失去而要重用他;如果讲得很漂亮实际却言行不一心浮气躁,这样的人千万不可以重用。因此,语言是一个人内心的标志,脸色(表情)是一个人内心的反应(外化),气质是一个人内心的表露。如果有言无行,言行不一,就是欺骗。所以,语言是心志的先声,行为是心志的结果。长得笔直的树木容易被砍伐,生性刚直的人容易遭人忌恨而被杀戮。

——比如如何观察人、了解人,违背人道而生性刚直等方面。“社会规律”须遵从。

道的作用广大而奇妙无比啊

“道”无形无名,却产生于天地形成之前,而它妙化万物的作用至今还没有完结。

——一语道破天机。道者,自然规律与社会规律,神力无边,奇妙无比啊!

【简评】

“自然规律”(天道)

“社会规律”(人道)

——天下的明君圣贤、专家教授啊,何时能低下您高傲的头颅使无知(道)为有知(道)?何时能放下您不切实际的“面子”的臭架子而谦恭、谦卑地直面、研究、接受、遵从“道”?何时能从您自身及天下苍生的健康、生命、幸福、吉祥、未来之根本出发而不违背“道”?何时能放弃您眼前寸长的自家私欲、私利而放眼未来,胸襟天下,拥抱追求而归于“道”?

真正的“伟大”、“伟人”或“神人”当属于天下的、地球的、未来的!

请记住吧:

宇宙自然万物只有一个规律(真理),这便是“自然规律”(天道)!

地球人在“自然规律”的基础上又生成出了个“社会规律”(人道)!

——对于人类而言,二者不可偏废、缺一不可、生死攸关!!!



十四、顺道

【原文】

黄帝问力黑曰:大堇(庭)氏之有天下也,不辨阴阳,不数日月,不志四时①,而天开以时,地成以财,其为之若何?力黑曰:大堇(庭)氏之有天下也,安徐正静,柔节先定,宛湿共(恭)俭,卑约主柔,常后而不失<先>,體正信以仁,兹(慈)惠以爱人,端正勇,弗敢以先人。

中请不絿②,执一毋求,刑於女节,所生乃柔。[故安静]正德,好德不争,立于不敢,行于不能,单(战)视(示)不敢,明执不能。守弱而节而坚之,胥雄节之穷而因之③,若此者其民劳不[僈] ④,几(饥)不饴(怠),死不宛(怨)。

不广(旷)其众,不为兵邾⑤,不为乱首,不为宛(怨)谋(媒),不阴谋,不擅断疑,不谋削人之野,不谋劫人之宇,慎案其众,以隋(随)天地之从。不擅作事,以寺(待)逆节所穷。

见地夺力,天逆其时,因而饰(饬)之。事环(还)克之。若此者,单(战)朕(胜)不报,取地不反,单(战)朕(胜)于外,福生于内,用力甚少,名殸(声)章明,顺之至也。

【注释】

①志:记。有解释为识,知道之意。

②请:同“静”。 絿:急躁的意思。

③胥:等待。

④僈:即怠慢也。

⑤邾:读为“主”。

【译文】

黄帝问力黑说:大庭氏在取得天下的时候,并不不辨别阴阳,不计算日月运行,也不知四时节序,然而却合乎天时而获成功,合乎地利而拥有了财富,这是为什么?力黑回答说:大庭氏之所以取得天下,靠的是安然、徐缓、正当、沉静,先以“柔节”规正而正定天下,委婉、和顺、恭敬、谦让,谦卑、简易力主柔弱(慈柔),即退守“雌节”而不逞“雄节”,功名礼让常把自己放在后面,大公无私积极进取却又时时走在前面,以自己的身体力行树立了公正、诚信、仁义、慈爱、惠人、爱天下的美好形象,勇于正己,从不敢以天下第一自居。

中正平和,安静而不浮躁,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而无任何其它的需求,取法雌节,处守柔弱。所以,只有安静才能正定其德,美好的德行不与人争,做事恪守着内心的敬畏,行为持守着谦虚谨慎而非张狂显能,虽有取胜的把握但决不敢轻易发起战端,虽然国家强盛但不偏执自负而谦卑谦下能而示之不能。持守柔弱(雌节)而坚定自己,等到那些骄狂暴虐恃强凌弱的国家走到穷途末路(极而反)的时候便顺势而取之,如此的话,其所被诛伐国家的人民虽然疲劳但不会怠慢,虽然饥饿但不会懈怠,虽有死亡但不会心生怨恨。

不要使人民贫困,不要做战争的发动者,不要做挑起天下祸乱的肇事者,不要做可引起天下怨恨的媒介,不搞阴谋,不独断专行而多疑,不图谋侵占别国的领土,不谋求劫掠别国的房舍庙宇,严格谨慎地安抚稳定自己的百姓,顺应天时、地利、人和之道,不妄自行事,等待那些逆天道而行的“雄节”的国家自己走向穷途末路。

觊觎别国的土地,肆意掠夺民力,这是违背天道的,就应当顺势而为去征伐它整治它,这也是那些违背天道者而必然招致的失败的结果。这样的话,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也不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取得的土地也不会再回到敌人的手中,战争虽取胜于国外,却吉福生于国内,用力很小获取很大,名声显赫,这都是顺应天道的结果。

【解析】

新题目:治国之道在于“惟道是行”

品行端正心中有道

一切遵从、顺应道

执守道而不违背道

以有道而讨伐无道

“顺道”——一切遵从、顺应道而不违背道,即“惟道是行”。

(以下为正文:)

品行端正心中有道

黄帝问力黑说:大庭氏在取得天下的时候,并不不辨别阴阳,不计算日月运行,也不知四时节序,然而却合乎天时而获成功,合乎地利而拥有了财富,这是为什么?力黑回答说:大庭氏之所以取得天下,靠的是安然、徐缓、正当、沉静,先以“柔节”规正而正定天下,委婉、和顺、恭敬、谦让,谦卑、简易力主柔弱(慈柔),即退守“雌节”而不逞“雄节”,功名礼让常把自己放在后面,大公无私积极进取却又时时走在前面,以自己的身体力行树立了公正、诚信、仁义、慈爱、惠人、爱天下的美好形象,勇于正己,从不敢以天下第一自居。

——“退守“雌节”而不逞“雄节”,功名礼让常把自己放在后面,大公无私积极进取却又时时走在前面”等等。

一切遵从、顺应道

中正平和,安静而不浮躁,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而无任何其它的需求,取法雌节,处守柔弱。所以,只有安静才能正定其德,美好的德行不与人争,做事恪守着内心的敬畏,行为持守着谦虚谨慎而非张狂显能,虽有取胜的把握但决不敢轻易发起战端,虽然国家强盛但不偏执自负而谦卑谦下能而示之不能。持守柔弱(雌节)而坚定自己,等到那些骄狂暴虐恃强凌弱的国家走到穷途末路(极而反)的时候便顺势而取之,如此的话,其所被诛伐国家的人民虽然疲劳但不会怠慢,虽然饥饿但不会懈怠,虽有死亡但不会心生怨恨。

——“中正平和,安静而不浮躁,执守天地混同为一的大道而无任何其它的需求,取法雌节,处守柔弱。”

执守道而不违背道

不要使人民贫困,不要做战争的发动者,不要做挑起天下祸乱的肇事者,不要做可引起天下怨恨的媒介,不搞阴谋,不独断专行而多疑,不图谋侵占别国的领土,不谋求劫掠别国的房舍庙宇,严格谨慎地安抚稳定自己的百姓,顺应天时、地利、人和之道,不妄自行事,等待那些逆天道而行的“雄节”的国家自己走向穷途末路。

——“顺应天时、地利、人和之道,不妄自行事”。

以有道而讨伐无道

觊觎别国的土地,肆意掠夺民力,这是违背天道的,就应当顺势而为去征伐它整治它,这也是那些违背天道者而必然招致的失败的结果。这样的话,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也不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取得的土地也不会再回到敌人的手中,战争虽取胜于国外,却吉福生于国内,用力很小获取很大,名声显赫,这都是顺应天道的结果。

——“违背天道的,就应当顺势而为去征伐它整治它”。

【简评】

前文强调“道”,即“自然规律”与“社会规律”,本文则强调“惟道是行”!

——听到了吗?这是“上苍”或“上帝”在向人类呼唤!!!

“道”——自然规律、社会规律;

“道”——人类要“惟道是行”。

——听到了吗?谁能听到?谁将率先大道天下?



十五、<无为>

【原文】

欲知得失,请必审名察刑(形)①,刑(形)恒自定,是我俞(愈)静。事恒自也(施),是我无为。静翳(也)不动,来自至,去自往。能一乎?能止乎?能毋有己,能自择而尊理乎?纾也,毛也②,其如莫存。万物群至,我无不能应。我不臧(藏)故③,不挟陈④,乡(向)者已去,至者乃新,新故不摎⑤,我有所周⑥。

【注释】

①形名:或名刑(形),即关于事物的名称与形态。名者,名实相副或名正言顺;形者,有形与无形,即是否合乎道(平衡和谐)的形态或状态。

②纾:同“褓”,小儿衣也,此指婴幼儿。毛:此指柔软的毛发。

③不藏故:谓不收藏过时的东西(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

④不挟陈:谓不保留陈旧的东西(参阅余明光版本注释)。另“挟陈”与“藏故”都是指保守不适合于客观的东西(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⑤摎:谓相扰(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⑥有:拥有,固有,此指执守或固守。周:周流宛转,循环往复。

【译文】

要想懂得得失福祸的道理,就一定要审知事物的名称与形态(形名),天下万物的形名都是恒定的并有其自身的规律,越是体现自我的本性就越是保持安静。天下万物都自有它们恒定的运行发展规律,因此保持自我的人类就应该坚持虚静无为,居处安静而不轻举妄动,当来的自然来,当去的则自然去,一切顺应自然。能持守恒一的道吗?能做到当止则止吗?能做到虚静(或虚空)无我无己,能自己做出选择而遵从天道之理吗?能像婴儿那样柔弱,像毛发那样柔软,柔弱、柔软得如同什么也没有存在一样。各种各样的复杂事物纷至沓来,我无一不能应付自如。不泥古保守而留恋已经过时的东西,也不教条僵化而固守陈旧的观念,过往的东西已经过去了,到来的或终将到来的是新的事物,新旧事物都不能扰乱我的心境,是因为我与自然万物一样,虽然周流宛转,循环往复,但却执守着道而一切顺任自然。

【解析】

新题目:顺应自然

规律性

必然性

适应性

结论:无为

(即:万事万物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性,有其自身发展的必然性或必然的发展变化趋势,自身都有其自我生存、完善、发展的适应性,故无需越俎代庖强加干扰或作为!结论:对待万事万物的最佳方法或态度是“无为”而“顺应自然”。)

“无为”——即不极端作为而“顺应自然”。

(以下为正文:)

规律性

要想懂得得失福祸的道理,就一定要审知事物的名称与形态(形名),天下万物的形名都是恒定的并有其自身的规律,越是体现自我的本性就越是保持安静。

——万事万物都有其自身的规律,要遵从而不违背,越是规律的就越是稳定、安静的。所以,一切皆“无为”而“顺应自然”即可,而无需劳心伤神甚至鞠躬尽瘁的“过度作为”。

必然性

天下万物都自有它们恒定的运行发展规律,因此保持自我的人类就应该坚持虚静无为,居处安静而不轻举妄动,当来的自然来,当去的则自然去,一切顺应自然。

——“当来的自然来,当去的则自然去,一切顺应自然。”

适应性

能持守恒一的道吗?能做到当止则止吗?能做到虚静(或虚空)无我无己,能自己做出选择而遵从天道之理吗?能像婴儿那样柔弱,像毛发那样柔软,柔弱、柔软得如同什么也没有存在一样。各种各样的复杂事物纷至沓来,我无一不能应付自如。

——唯“柔弱”而“顺应自然”,才是“无一不能应付自如”的适应性。

结论:无为

不泥古保守而留恋已经过时的东西,也不教条僵化而固守陈旧的观念,过往的东西已经过去了,到来的或终将到来的是新的事物,新旧事物都不能扰乱我的心境,是因为我与自然万物一样,虽然周流宛转,循环往复,但却执守着道而一切顺任自然。

——“我与自然万物一样,虽然周流宛转,循环往复,但却执守着道而一切顺任自然。”

【简评】

前文讲“惟道是行”,那么当如何行呢?或如何行才是合道、循道呢?

该文回答:“无为”而“顺应自然”!

“顺应自然”的实质:遵从“规律”,一切按“平衡规律”办事。

“十大经”从上篇“立”的“为君之道(要)”,而到该篇的“无为”而“顺应自然”,即上篇的“立”什么(内含),到该篇的如何“立”(方法手段)即“无为”而“顺应自然”。前呼后应,前后照应,自然天成。

为君、为臣、为民,当做什么,如何做,是否“十大经”给了您一个圆满的回答?

换言之,中国乃至人类当做什么,如何做,是否“十大经”给了一个圆满的回答?

(本篇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